第二书包 > 修真小说 > 终极武力 > 第907章 白象形

第907章 白象形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a href="https://www.88xs.org/12_12573/">终极武力</a>最新章节!

    第九百一十四章白象形

    高手搏杀,生死只在刹那!只要一个不经意间的倏忽,往往就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

    虽然自己倾尽全力的这一记真言大手印,最终仍旧被王越接了下来,但丹增上师却仿佛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似乎其间的种种变化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是以,这个老喇嘛双手结印,反应的飞快,才一和王越硬拼了一下之后,立刻十指变幻,有如轮转。

    先是刷!的一下分开,似乎莲花怒放,紧跟着便又在瞬间捏合,以四根手指勾连在一起的双手朝上一托,架住了王越的拳头。

    之后,再把两根拇指自左右方向同时内曲成环,有如一个手铐似的,猛地扣向了王越的手腕寸关尺。

    而就也是这一下,所有的变化都生发在双方交手的方寸之间,丹增上师赫然就是把自己的双手,化作了一个金箍,要把王越这个不尊佛法的妖猴死死套牢。

    “好一个大喇嘛,硬拼不成,就想巧战了?”

    拳头上的力道刚一爆发出去,结果对面的丹增上师就在硬拼一记的瞬间过后,果断变招,如此电光火石般的反应,就算是王越也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称赞了一声。这老喇嘛与人交手的经验,显然是丰富之极,全力一击之下,眼见着奈何不了王越,马上就变幻了打法,以小巧的擒拿手法和王越展开近身搏杀,拼的就是一个反应。方寸之间,一寸短一寸险!

    不过,王越的反应也不慢,而且更加直接。一见对手,如此一来,顿时也把手腕一拧,原本已是极粗壮的一条胳膊,登时又猛然涨大三圈,同时筋骨咔嚓一响,他的这条胳膊竟然忽的就长出了足足半尺有余。只朝前那么一拧,一窜,当即就好像一条狂蟒出洞,崩的一下轰向了老喇嘛的胸口处。

    身体的二次膨胀!

    这是王越在近段时间,对自身力量的掌控更进一步后,才刚刚掌握的一门技巧。可以在全身巨大化的基础上,再次强化身体。

    虽然用起来,对体力的消耗倍增,压力也大的很,但同样的出手时的威力也是同比例上升。一拳轰出去,简直天崩地裂。

    而此时此刻,王越和丹增上师之间,招式互换,彼此的打法也似乎整个反了过来。

    先是老喇嘛念动真言,一记大手印,势如天倾,刚猛异常,却被被王越刚极生柔挡住,结果丹增上师紧跟着就是手法一变,于方寸间,展开巧斗,化大开大合为擒拿缠杀。于是王越干脆就来了个一力降十会,力道猝然由柔变刚。

    双方这一次再交手,前后不过才一个照面,彼此间的招数变化虽然不多,也不见任何华丽的招式,甚至连脚下的步法都是直来直去,乏善可陈,但就也在这一接触的功夫里,他们之间的厮杀却已经瞬间就进入到了一个常人连理解都无法理解的地步。

    其中发力用劲的变化之巧妙,快速,但凡有一方有任何一点的跟不上,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层面上的不足,都足以让人在眨眼间落入绝对的下风。想挽回都挽回都不了。

    如果拿之前两个人的交手来做一个简单的对比,那丹增上师和王越一开始的交手,还属于纯粹的武道争锋,相互间就算是也涉及到了一些精神力量的运用,可到底强度不高,始终有点相互试探的意思,并没有全力以赴。

    那么现在当两个人再次交手时,就已经是没有任何顾忌的手段尽出。甫一过招,看似没有太多的变化,可却暗流汹涌,步步杀机,其中所蕴含的危险不是真正的高手,根本看不出来。

    就好像此时还拿着望远镜在远处俯瞰这里的赵祯一样,眼见着丹增上师和王越这几下交手的变幻,饶是他距离现场足有一两公里,但却仍旧是看的浑身一阵发冷!刚一不自觉把自己代入其中,立刻便只觉得头皮发麻,脊背上冷汗涔涔。忍不住就把身子向后退了两步。

    而在他身后站着的那个白面无须中年人吉祥,显然也是为个中高手,居然也在老喇嘛和王越的交手中看出了几分门道,只是他的反应比起赵祯更大,一时间竟是连望远镜都有些拿不稳了,一松手,呼哧呼哧,长喘粗气。脸上一瞬间便出了一层豆大的汗珠子。

    甚至接下来,连同他看向赵祯的眼神中,都充满了一种惊疑不定的味道。

    “叱!”

    突然之间,就在赵祯两个人在远处窥探,不自觉的出了一身冷汗的时候,面对着王越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变化,丹增上师也是几乎在同时爆发了!

    沉闷的真言断喝,一反常态般的悠长而持久,虽然是出自老喇嘛的口中,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这声音正来自天际的云端,初一闻听时还只觉得有如牛吼,沉甸甸直入心头,结果不及片刻,这声响便化作了山谷回音一般,一声接着一声,声声不绝,回荡不息,结果再听时就简直如同象呐长嘶一样了。

    不知不觉中,这声音就已然变得清脆嘹亮,震人心魄。而也就在一刻,丹增上师的一记真言出口,他原本勾连在一起的四根手指,也是齐齐向外一撇,将两只手的中指与食指分了出来,然后连头内扣的大拇指一起叉开,瞬间就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黄色,宛如六根粗壮坚固的獠牙,对着王越那突然变粗的肘弯就戳了上去。

    王越的身体强横无比,以至于一次膨胀后,又来一次的结果就是,他的这条胳膊已经实实在在的粗逾人腰,尤其是小臂上,肌肉坟起,一条条的大筋盘绕如龙,使得整片皮肤都彻底发黑发青,一眼看上去真的就像是钢铁铸造的一样,上面还缠满了比拇指还要粗的钢缆。

    只这一副姿态,别说是丹增上师想要用手指铐住他,就只是双方才是一个接触,根本都不等他爆发出全部的力量,老喇嘛的那两根大拇指就已经直接被崩的错开了!

    而事实上,王越的这一招变化,也没有任何的玄妙,但强就强在“以己之长攻人之短”,摆明了就是拿体力和身体压人,任凭丹增上师的本事多高,在这一招面前,如果体力和爆发力不如对手,那就只能乖乖认栽。

    但好在,这老喇嘛也不是一般高手,眼见王越这一来,直接洞穿了自己的中宫,情急之下居然一下也变换了手法,当即就舍了寸关尺,来取王越的肘弯。且他这叉开的六根手指也是暗藏门道,乃是瑜伽大手印中秘传的“白象形”,结印之下,真言震荡,六根手指就代表了白象的六根象牙。

    六牙白象!

    在唐国的密教中,白象的地位尊崇,素来有“一切菩萨入母胎时,做白象形“的说法,而且”象有大威力,其性柔顺,以象调顺,性无伤暴有大威力如善住龙……象征着力大无比。

    丹增上师在这一刻,突然间用出了这一路大手印中的秘传白象形,反应之快,可谓恰到好处,就好像根本就是在这里专门等着王越的这一招似的。对方刚一突入,手臂暴涨之下,连长度都猛增半尺有余,可他的六根手指却选择了王越的肘弯,只是朝前一戳,明明变招还在王越之后,可速度却更快一筹,后发先至。

    只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这老喇嘛绝对是忙而不乱,有的放矢。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自出道以来,王越与人交手,随着他的功夫越来越强,对手的实力也是越来越高,但在这所有的人之中除了那个疑似铁十字军阿道夫先生的小个子男人之外,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个老喇嘛。

    而丹增上师是什么人?密教大雪山在尘世间的行走,代言人,被赤红龙旗两代供养的上师,甚至曾经亲身经历了前朝的毁灭,见识过的高手简直是太多太多了。以至于到了日不落后的这么多年来,基本上都没有人能引起他的兴趣。

    换用武侠小说里的一句话说,他这种状态就叫做“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但这一次,他碰到了王越,前后几番交手之下,居然都不能占到一点儿的上风,所以面对于此,丹增上师的这一路白象形一用出来,六根手指朝前一戳,虽然移动的距离还不到三寸,可就也在这三寸之间,爆发出来的力道却是惊世骇俗到了极处。

    六根手指,错落分布,老喇嘛的手指宛如淡黄色的玉石雕刻,饱满,圆润,坚固,锐利。他的爆发力虽然远不如现在的王越,可密教的白象形却是专破硬功。

    六根手指,毕其全身之力凝于指尖,一戳之下,自六方围剿,就算是一根铁柱子被他这么戳下去,也能当场破出几个洞来。更不要说是人的肘弯处本来就密布神经穴位,是关节要害。

    丹增上师这一招的目的,就是要在双方短兵相接中,集中所有的力量,一下废了王越的这条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