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穿越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江南之乱(七)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江南之乱(七)

    看完信后,杨峰对胡大海道:“你且下去歇息,若想返回的话可歇息一晚明日回去,若觉得一个人回去太危险,可以跟随大军一起行动。”

    胡大海犹豫了一下问道:“国公爷,小人斗胆,不知您可否告知小人,何时可以去救援安庆府?”

    “大胆!”

    苟醒马脸色一沉,立刻叱喝起来,“你区区一个百总,居然敢询问国公爷行军大计,该当何罪?”

    胡大海吓了一跳,赶紧重新单膝跪了下来:“小人不敢,只是如今数万贼寇已将安庆城团团围住,城中仅有数千兵马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无援兵的话,安庆城危矣!”

    杨峰一摆手:“好了,你且下去吧,此事本公自由决断!”

    “喏!”

    虽然心有不甘,但胡大海也知道杨峰这是给了自己面子,否则若是依照军中的规矩,杨峰就算是将他立即拿下问罪也是合乎规矩的,事后绝没有任何人敢为他一个小小的百总出头。

    等到胡大海退下后,杨峰随手将信交给苟醒马,“这是安庆知府送来的求援信,你怎么看?”

    苟醒马看完信后不屑的说道:“国公爷,恕末将直言,这个安庆知府恐怕是不安好心啊。”

    杨峰笑了起来:“哦……何以见得?”

    苟醒马指着这封信道:“刚才那名叫胡大海的百总也说了,安庆府里尚有五千守军以及三千多青壮,其实这话也不全对。若是安庆知府原因,以安庆府十多万的人口他随时可以征召上万青壮协助守城。

    而且最重要的是安庆府以东那可是江南真正的精华所在,安庆府一旦有失流寇便可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江南的那些官员如果敢放任贼寇冲入江南的话,不用朝廷出手,那些东林党和江南的士绅们第一个饶不了他们。

    更重要的是,安庆府可是背靠着徽州府和宁国府,这两个地方别的且不说,抽调出五六千兵力驰援安庆府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江南兵的战力再菜,但用来守城还是可以的,可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兵力驰援他们呢,这里面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内情么?”

    “哈哈哈……”

    杨峰大笑了起来,只见他满意的拍了拍苟醒马的肩膀。

    “不错啊……你能想到这一层就证明你已经有了很不错的大局观了,本公没有看错人。”

    苟醒马被夸得老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国公爷,您也认同末将的看法么?”

    “当然,只要你说得有道理,本公为什么不认同?”

    杨峰认真的说。

    “你要记住,为将者只要制定好了目标,便要按照这个目标坚定的走下去,那些耳根子软或是犹豫不决的人是成不了领兵大将的。不过你还是要更加努力,切不可骄傲自满,这样本公才能将更重的担子交给你。”

    “喏……末将谢国公爷教诲。”杨峰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苟醒马若是还不明白杨峰话里话外要重点培养自己的意思那就是真的傻子了,一时间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这些年来杨峰一直将重心放在了福建,看着耿秉义、褚茂光这些昔日的袍泽一个个在海外建功立业升官晋级,他们这些留守在金陵的军官们要说不羡慕那是假话。

    平心而论,苟醒马一直认为自己绝不比耿秉义、邱迪生这些人差,可为毛人家能跟着老板在外头建功立业的,而自己只能看家呢。

    现在终于有这么一个机会跟着自家老板亲自来剿匪了,那还不使出了吃奶的表现。现在看到杨峰几乎等于承诺的话语,他的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

    激动之下,苟醒马将自己的想法全都倒了出来。

    “国公爷,末将以为。安庆知府的求援信可是不安好心,安庆府即便只有五千官兵和数千青壮守城,只要城中粮草器械充足,守上个把月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根本没有必要豁出老脸给您写这封信,这里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说的不错。”

    杨峰脸上的脸露出了讥讽之意。

    “那些人啊,以为说上几句好话就让咱们为他们火中取栗,是他们太聪明还是本公太傻?既然如此咱们就慢慢玩好了。你马上传令下去,全军开拔朝太湖县城进发,咱们先到太湖县城跟那支贼寇好好做过一场。”

    “喏!”

    随着一声令下,数万江宁军开始拔营,朝着太湖县城前进。

    尽管夜不收已经在全力清剿周围的探哨,但数万大军的行动实在太大,想要完全瞒住早就盯着他们的探哨纯属天方夜谭,很快袁大头便知道了明军的动静。

    只是知道归知道,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加紧督促麾下的流寇和抓来的青壮修复城墙,搬运守城器械,至于出城跟江宁军决战什么的,这种事他是梦都不做的。

    安庆府知府衙门后院的书房里

    知府王金国拿着一封书信怔怔的出神,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知道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都没有发觉。

    “老爷,天快黑了,该吃饭了。”随着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一名中年妇人来到了他身后轻声说话,在这名妇人的后面还跟着一名挎着一个食盒的丫鬟。

    “哦……是夫人啊,你怎么来了?”

    王金国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妇人大难笑了笑,随手将手中的信在了桌上。

    “管家告诉妾身,您都一天没吃饭了,这怎么能行,妾身不放心就过来看一下。”

    王金国的夫人一边埋怨一边打开了丫鬟手中的食盒,从里面拿出了一碗饭和几碟小菜放在了桌上。

    “为夫吃不下啊。”

    王金国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巡抚大人是怎么想的,真以为那信国公是个毛头小子吗,凭借着一封书信和几句漂亮话就能让人家不顾一切过来救援?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不仅如此,徽州府和宁国府到现在还不派出援兵,他们难道不明白若安庆府有失,他们立刻就会成为贼寇下一个的打击目标吗?”

    说到这里,王金国恨恨的在桌上锤了一拳,将桌上的菜肴震得砰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