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纨绔仙医 > 正文 第1866章 戴罪之身

正文 第1866章 戴罪之身

    88小说 www.88xs.org,最快更新<a href="https://www.88xs.org/18_18279/">纨绔仙医</a>最新章节!

    此刻,在凌云的眼中,不管是眼前这三位魔宗的大长老,还是下面巨大高台上的那些魔宗顶尖高手,甚至是整个魔宗总坛这数千人的性命,都不过是待宰羔羊罢了。

    这里所有人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

    如果他真的决定大开杀戒,整个魔宗总坛,立时就能成为人间地狱,这里的人谁也逃不了。

    但凌云当然不会这么做,冤有头债有主,毕竟当年攻打凌家,逼迫凌啸和殷青璇分开,以及追杀青鸟的主谋,司空屠,早已被他生擒,后来又被凌啸亲手斩杀了。

    司空屠父子一共四人,最后也只逃走了一个司空无情罢了。

    对于漏网的司空无情,凌云当然不会放过,但这里这些人,在凌云见到母亲殷青璇,理清所有事情的头绪之前,自然不会肆意滥杀。

    因为他清楚一件事,自从他救出父亲凌啸,生擒了司空屠之后,整个魔宗,再无一人出来找他的麻烦。

    其他暂且不提。

    伏魔大会,凌云独自面对天下正道群雄,天下皆知,夜星辰更是亲自到场,这件事魔宗不可能不知道,但魔宗之人销声匿迹,没有任何其他人现身。

    凌啸生日,凌云当着华夏各方顶尖势力的面,接连宣布五件大事,包括凌家登顶,庇护盟友,夺回家产,为母正名,拥有魔刀,这五件事之中,至少有三件和魔宗有关,只要魔宗对凌云,对凌家还有半分敌意,那么在凌啸过完生日之后,魔宗必然会派人追杀凌云,针对凌家。

    然而,凌云离家下南洋,离家足有月余,魔宗却没有派任何人去对付凌家,魔宗和凌家之间始终相安无事。

    在这两件大事上,魔宗始终没有任何动作,就仿佛不存在这个世间一般,但凌云却不是傻瓜,他虽然始终对魔宗有所提防,始终将一株鬼神柳放在凌家祖宅保护凌家,却也能感觉到整个魔宗对他表露出来的一种善意。

    现在他修炼有成,实力强绝,前来接生母回家,来了之后,只看魔宗总坛这些人的实力,就已经知道,一切如他所猜,更如夜星辰所说,魔宗不是没有攻打凌家的力量,他们没有攻打,仅仅是因为不想。

    是非有公理。

    善恶终有报。

    魔宗的善意,凌云早已感觉到了;那么他现在来了,自然也会表现的极为克制。

    真正该死之人,凌云不会放过,但不该杀之人,凌云更不会滥杀。

    不可能因为对方沾一个“魔”字,就可以肆意滥杀,视人命如草芥。

    退一万步说,自己的母亲殷青璇,以及心爱之人夜星辰,还是两代魔宗圣女呢!

    所以凌云用死亡威胁验证过魔宗三名主事的大长老心态之后,便不再为难,先见到生母再说。

    “圣主既已来到我们圣宗总坛,属下自然会尽快安排公主与圣主相见。”

    闻墨从容开口了:“不过,我们圣宗总坛,对这人间来说,毕竟是一处不为人知的隐秘之地,如果这阵法撤去太久,万一被周围村民看到这个地方,恐怕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说话间,闻墨扭头,看向殷墟周围不远处的几个村庄,他想表达的意思,一切不言自明。

    凌云早已注意到,下面这座古老都城,也就是魔宗总坛,并非是秦始皇陵护陵大阵那般,是大阵显化出来的巨大城池,而是实实在在建造在大地之上的一座都城,只不过长年被空间阵法给遮掩了,普通人看不见更进不去。

    而且,魔宗总坛和殷墟,也并非重叠在一个空间,殷墟是殷墟,魔宗总坛是魔宗总坛,空间阵法位于殷墟北面的一公里之外。

    所以他自然明白闻墨的话意,隐藏魔宗总坛的空间阵法,不宜撤掉太久,否则被凡人发现,太过惊世骇俗了。

    于是凌云淡然一笑:“烦请闻长老带路,我们下去便是。”

    凌云神念强横,早已感觉到这座古老都城的北面城外,还有另外一座极为恐怖的大阵,彻底阻住了他的神念探索,当下便已经猜出,那一座阵法之内,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魔宗禁地了。

    不出意外的话,此刻母亲殷青璇,以及夜星辰,还有青鸾青凤等人,就在那里。

    “请!”

    闻墨立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率先带着凌云三人飞进了下方的古老都城,孔粹和余孤两人,自然也收了自己的兵刃,飞回地面。

    “起阵!”

    六人刚来到地面,闻墨便和另外两大长老,同时挥动手中令旗,重新开启了阵法,整座古老都城,便重新隐匿,消失在了世间。

    凌云注意到,不管是撤阵还是启动阵法,都不是只有这三位大长老出手,那座巨大高台之上,另外九名手握令旗的人,也都有配合动作。

    “闻长老,你们拥有这样一座空间大阵,怎的就不肯拦我一拦,也好让我有出手的机会……”

    凌云摇着头,满是遗憾说道。

    没能打个过瘾,凌云当然遗憾了。

    闻墨听了会心一笑:“属下明白圣主的意思,不过我等早已知道,圣主不但拥有化血神刀,还精通各种阵法,凭借圣主如今的实力,这座大阵在圣主面前犹如纸糊一般,真打烂了还要花费资源修补,实在是太过浪费……”

    孔粹晃悠着脑袋说道:“圣主大人刚才一拳之威,其实已经震碎了大阵之内的一些小阵法了,要是再来这么两下,恐怕我们这座都城都要保不住,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哪敢让你再打……”

    凌云:“……”

    现在人都已经进来了,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笑着说道:“看来我的事情,星辰回来之后对你们说了不少。”

    闻墨三人闻言,立即肃然道:“不敢瞒圣主,天圣女每次回来,对圣主之事,从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所以在我抓了司空屠之后,你们就下达了命令,严禁魔宗之人去找我的麻烦,对吧?”

    闻墨老神在在,笑着说道:“既然我等那时就已经确定,圣主就是我圣宗祈盼千年的圣主,哪里还有下属去找圣主麻烦的道理?”

    从容回答了凌云的问话之后,闻墨大长老突然说了一句“请圣主稍待”,然后凌空飞起,对着高台上众人说道:“圣主已经降临我圣宗总坛,今夜要处理之事,与各位没有任何关系,你们速速退去,各回各家,没有圣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活动,否则杀无赦!”

    “是!”

    巨大高台上的魔宗高手,同时应诺,然后遥遥对着凌云等人抱拳躬身,各自飞离了高台,消失无踪。

    “孔粹,余孤。”

    闻墨等众人散去之后,又转头看向身边两位长老:“你们两人也暂且退下吧,今夜招待圣主之事,有我一人便可。”

    孔粹点头:“也好。”

    余孤则是直接抱拳:“告辞。”

    两人很快消失不见。

    到了这时,凌云哪里还不明白,虽然他今夜是骤然而来,但闻墨等人,对于他的到来,早已有了详尽的迎接计划。

    不管他什么时候来,以何种姿态出现,带多少人前来,魔宗这边,都有应对的办法,宗旨就一条,保证双方打不起来。

    这就叫一个巴掌拍不响。

    直到这时,白袍大长老闻墨,这才望向凌啸和青鸟两人,神色极为复杂,最终化为深深的歉疚之色。

    “我圣宗当年形势,波谲云诡,这里面的各方势力,更是犬牙交错,而且更因为我们掌握着华夏一些极为重要的秘辛,所以为了圣宗的千年大业,作为我宗的首席大长老,我那时不得不做出一些世人无法理解的冷酷决定,也因此严重伤害了你们两位无辜之人,也让两位对我圣宗有着切肤之痛和刻骨之恨。”

    “对于当年决定,老朽这十八年来始终心怀歉疚,这么多年更是无颜面对公主,今夜两位和我家圣主共同来此,所为何事,老朽心知肚明,不管两位准备如何报仇,我闻墨愿意一力承担。”

    说完之后,闻墨神色郑重,双手抱拳,对着两人一躬到地。

    凌啸和青鸟见状,不由得对视一眼,均是面露苦笑,两人都是心地善良之人,对方这么坦诚,他们一下子反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凌啸略一思索,刚要说话。

    却见闻墨直起身,对他摆了摆手:“十八年来,凌先生到底遭受了多少痛苦,闻墨心知肚明,在见到我家公主之前,凌先生千万不要说什么宽恕之语!”

    “因为不管怎么说,当年拆散公主与凌先生的婚事,我闻墨确实是始作俑者,否则的话,漫说是什么司空屠,还有什么龙家叶家,或者什么正邪两道,无论谁想跳出来兴风作浪,都别想欺侮我家公主半分!”

    “如今圣主降临圣宗,凌先生与我家公主,一家团聚就在眼前,我闻墨已是戴罪之身,按说应该以死谢罪,奈何圣主刚刚来此,这里还有不少事情需要我来处理,以便圣主顺利接手这边事务,所以闻墨暂时还不能死。”

    “圣主,凌先生,青鸟姑娘,还请三位放心,只等圣主通过最终考核,彻底掌管了圣宗,老朽定然甘心就戮,给圣主,公主,还有凌先生,青鸟姑娘,以及你们凌家当年所有枉死之人,一个交代!”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闻墨这才对凌云说道:“想必刚才,以圣主神念,早已发现了我圣宗禁地,那里就是公主栖身之所,属下这就带你们过去,一家团圆。”

    刷!

    闻墨率先御空北去。

    凌云听完闻墨所说,便知十八年前之事,从魔宗这边还有更多隐情,闻墨更是有不少难言之隐,这时候他也懒得点破,只是以心声告知两人,先去见了母亲再说。

    凌啸和青鸟自然点头。

    于是三人也直接御空而起,紧追着前方闻墨,飞出了都城,来到了城外北郊。

    来到这里,凌云立即感觉到前方一阵恐怖的空间波动。

    魔宗禁地,阵中之阵!

    凌云知道母亲殷青璇就在前面这座空间阵法之内,他心头激动,扭头看向凌啸和青鸟,发现两人早已情难自已。

    母子,夫妻,姐妹。

    均是一别十八年之久!

    今夜终于得以重聚!

    这时候,魔宗大长老闻墨早已双膝跪地,以额头触地,浑身颤抖,只听他颤声说道:“公主,罪臣闻墨,以将我家圣主,凌先生,以及青鸟姑娘全部带来与您相聚,还请公主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