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玄幻小说 > 我的魔法时代 > 37.葬礼

37.葬礼

    海渊之城的清晨

    魔法高塔上炽白之火还未彻底燃起的时候,街上就已经站满了等待为艾瑞利尔公主送行的迦娜人。

    迦娜海族中不乏有一些王公贵族,大家早早地等在在皇城正门前的广场上,这片广场上站满了迦娜人,有一些迦娜人在小声议论着突如其来的噩耗,有些迦娜人大概是事先知道了艾瑞利尔公主逝去的消息,表现得很淡定,一些面容苍老的迦娜贵族安静地站在原地闭目养神,大概是见惯这种送别,又或者是想到不久之后的自己……

    我和赢黎一行人也等在皇城前面的广场上,这里是迦娜王阅兵的地方。

    每次出征之前,迦娜军团都会来到这里等候迦娜王的检阅,在广场中央有一组迦娜人的雕像群,海伦娜和贝姬拉着卡特琳娜跑到雕像群,

    依旧有数不清的迦娜人涌向皇城前面的阅兵广场,许多迦娜守卫组成人墙,将拥挤人潮向左右两侧分流。

    皇宫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从里面传来低沉的号角声,跟在赢黎身旁的一位迦娜侍女轻声对我们说,艾瑞利尔公主殿下的灵柩已经从地下宫殿里出来了。

    赢黎站在我身边,满心感慨地对我说:“真羡慕她啊!居然会受到这么多迦娜人的爱戴,我也很想让大家都喜欢我,可惜总是什么都做不好。”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握着她的手,对她小声地说道。

    我们在广场上的迦娜人群中,成为一小撮异类。

    一队银色守卫护在我们周围,这个时候,银色禁卫军中几位轮流带队的护卫队长全部出现在队伍中,除此之外,那两位经常出现在赞普拉大巫师身边的迦娜巫师也出现在我们身边。

    又等了一会儿,皇宫大门赫然向左右两侧打开,拱门中终于出现了一支华丽的仪仗队,一些穿着银色甲胄的迦娜勇士们扛着战戟从皇城中缓慢走出来,跟在这支仪仗队后面的是一个由几十名迦娜人合力抬起来的高台,高台上摆满了鲜花和珊瑚树,这些鲜花与珊瑚树簇拥着一具冰棺,艾瑞利尔公主就躺在在具散发着寒气的冰棺之中,不过远远的只能透过棺壁看到里面一点点模糊的影子。

    冰棺四角的陶碗之中燃烧着幽蓝色的灵魂之火,迦娜大巫师赞普拉坐在冰棺的旁边,从她的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魔法气息。

    不知为什么,只是大半个晚上没见,这位迦娜大巫师脸上竟然苍老了许多,就连脸上都长出了一些死人斑,看到赞普拉大巫师这个模样,我的心没来由的一紧。

    队伍走得很慢,这台冰棺的后面是两驾由迦娜力士们用肩膀扛起的辇车,前面一辆辇车上面的凉棚里坐着两位年轻的迦娜人,其中一位迦娜男人头戴王冠,身上穿着一身华丽金甲,他端坐在辇车上,面无表情的盯着前方,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迦娜女人,她也穿着一身金色裙装,脸上的容妆非常精致,这辆辇车上插有王旗,因此我判断这辆辇车上坐着的人应该就是迦娜王艾瑞提尔,他身边的迦娜女人应该就是他的妻子阿里斯皇后。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无尽海的迦娜王,他穿着甲胄,身边挂着一柄剑鞘上嵌满宝石的长剑,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位迦娜王大概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脸上就像涂了一层金粉,他顶着有些发黑的眼圈儿,一脸倦容地坐在辇车上。

    坐在他身边的那位皇后,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一样,别说是与迦娜王之间有任何互动,坐在位置上就像是一尊雕像,连眼睛都没有眨动过。

    跟随在迦娜王这辆辇车后面还有一架辇车,迦娜王艾瑞提尔的母亲维基王后就坐在辇车上,维基王后浮现出一层阴霾之色,看上去她的心情不算太好,想一想也是,哪位母亲参加自己女儿的葬礼,心情能好?

    这两架巨辇车从皇宫大门口被迦娜力士们抬出来之后,后面随行的人就是一群迦娜皇室成员,许多年轻迦娜王子和公主们跟随在队伍中,再后面是一大群从皇宫里走出来的侍从和侍女们,这个队伍从皇宫里走出来的时候就有近千人,通过阅兵广场的时候,等候在广场上的王公大臣们开始陆陆续续地汇入这个送葬队伍中。

    就在迦娜王艾瑞提尔的辇车从我和赢黎面前经过的时候,这位迦娜王目光涣散的眼睛忽然变得炯炯有神,看向我们的时候眼中露出愤恨,只不过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位迦娜王又不便做什么,所以面对这位迦娜王,我也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坐在辇车上的迦娜王气得暴跳如雷,就差从辇车上跳下来,他用手遥遥地指着我,对着身边的近侍卫短促的说了句话。

    周围见到这一幕的迦娜人都露出一脸惊愕,他们先是看着自己的王,然后有都齐齐转头看着敢于挑衅至高无上王权的我,一时间懵在那里。

    迦娜王身边的几位侍卫已经朝我这边聚拢过来,只是他们还没有凑到我身边,就被围在我和赢黎身边的银色禁卫军的人拦住,双方气氛显得有些剑拔弩张,银色禁卫军的几位队长挡在最前面。

    直到迦娜王的辇车彻底从我们面前经过,这些迦娜王身边的侍卫才颇为不甘心跟随辇车离开。

    这一幕恰恰都落进坐在后面辇车上的维基王后眼中,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维基王后从我和赢黎面前经过,仅仅是对着赢黎微微点了点头。

    队伍后面的迦娜皇族成员陆续从我们面前经过,我一眼就看到了希特王子居然也在队伍中,我连忙指给赢黎看,随后我和赢黎一同努力的挥手,果然这边比较显眼,很快希特王子在队伍里看到我和赢黎,当他看到我们的时候表现得非常激动,甚至想要从队伍中脱离出来,跑到我们身边。

    皇族成员队伍的周围有一些葬礼司仪,他们连忙不顾一切的拉住希特王子。

    队伍出现了一些骚乱,希特王子好像想要对我们说点什么,只是他在情急之下说出来的那些话都仿佛失了音一样,我和赢黎根本没有听清楚他说的那些话。

    希特王子还想要挣扎,他用力甩开身边的两位葬礼司仪,想要从送葬队伍里跑出来,一脸焦急地对我们比划着手势。其中一些手势我还是看得懂的,就是他向我们表明,让我们带他离开这,至于另外那些手势一直没看明白。

    当我们意识到这次葬礼仿佛并没有那么简单,等候在广场上的王公贵族们也纷纷汇入送葬队伍之中。

    我和赢黎被一群银色禁卫军簇拥着,跟着送葬队伍走在海渊城的主街上,我身边虽然跟随着牛头人鲁卡、贾斯特斯、卡特琳娜和卡兰措,但是总觉得跟随在我们周围那些银色禁卫军眼神已经开始变了,两位捧着水晶球的迦娜巫师也都是紧随在我们身后。

    这次葬礼规模盛大,几乎海渊城的所有主要街上都挤满了迦娜人,这些迦娜人站在大街的两侧等会仪仗队和迦娜王缓缓经过,然后自发地跟在送葬队伍的尾部,以至于这支队伍前面已经接连穿过了三座魔法光罩,但是队伍的尾巴依然留在皇宫门口的阅兵广场上。

    我们一行人跟在送葬的队伍里走了很久,看到这支送葬队伍依然没有准备停下来意思。

    这一路上我们由一个魔法光罩进入到另外一座魔法光罩,并没有通过传送门,而是从光罩之间的通道穿过。

    在我看来,这些连接通道就像海底隧道一样,透过圆拱形的穹顶感觉深邃无比的海渊原来离我们是那样的近。

    “我们这是要去哪?”跟着送葬对我走了好远好远的路,我忍不住向陪在赢黎身边的那位迦娜侍女问道。

    我在想该不会是想绕着海渊之城走一圈吧!那样的话,以目前这个速度算的话,至少需要走一星期。

    那位迦娜侍女倒是没有隐瞒,直接给了我答案:“天梯!”

    她见到我一脸疑惑不解,就只好向我详细的解释道:“天梯通向无尽海渊的海眼,我们迦娜人死后都会被送进海眼……”

    所谓的天梯其实并不是一条通往天上的石阶,恰恰相反,迦娜人口中的天梯是一处海眼的入口。

    迦娜人在海渊城附近的一处海眼旁边修建了一条石阶通道,所有迦娜人死后都会被投进海眼中,艾瑞利尔公主也并不例外,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次送葬的规模快要赶上历届迦娜王的葬礼,而且在将艾瑞利尔公主投进海眼之前,还将举行一次转嫁魔法仪式。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海眼,那是一个非常深邃的海底岩洞,一道无形的吸力从海眼中生成,无数海水向海眼中倒灌,因此在海眼处形成了‘逆向龙吸水’的奇异景观,这道如同龙卷风一样的巨大漩涡发出轰隆隆的轰鸣声。

    也不知道一天会有多少海水,从这座海眼处泄出去。

    迦娜人在紧贴着海眼边缘的位置建造了一条长长的天梯,这条天梯沿着海眼一直向下延伸。

    当队伍走到天梯入口的时候,就有许多挤在前面的迦娜人停下来,就连最前面的仪仗队也等在天梯入口前面,迦娜力士将艾瑞利尔公主的灵柩抬进天梯,而迦娜王和阿里斯皇后,维基王后都纷纷从辇车上走下来,天梯这一段路需要步行。

    原本拉得很长的队伍,走到这一步,能够有资格跟随队伍进入天梯的都是皇室成员和王公贵族,另外还有我们这群外族人类,人员一下子精简掉了九成之后,这支送葬队就显得明朗了许多。

    我看到希特王子就前面,有两位葬礼司仪一左一右守在他两侧。

    经过天梯的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找到机会与希特王子交流。

    一处海眼的巨大漩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眼前的景象有些像是天塌地陷的恐怖感觉,就像是成千上万条大瀑布汇聚在一起,向下倾泻着海水,海水所组成的声浪像是连绵不绝的滚雷。

    天梯的尽头,迦娜人在海眼的边缘建造了一座魔法光罩,在这里还有一座非常精致的祭坛。

    此时艾瑞利尔公主的灵柩冰棺被迦娜力士们抬到了这座祭坛之上,迦娜大巫师赞普拉坐在祭坛上,面前摆着骷髅水晶,对着艾瑞利尔公主喃喃自语。

    迦娜王和维基王后并肩站在一起,迦娜王艾瑞提尔神情显得颇为激动,不停地站在那里向维基王后申辩什么,而维基王后脸上露出左右为难的表情,不断地在安慰着面前的迦娜王,而阿里斯皇后依然是安静地站在迦娜王身边,没有任何表情。

    我们在两位迦娜巫师与四位迦娜守卫队长的护卫下,走进这座看起来并不算大魔法光罩里。

    等到魔法光罩里聚集了近千迦娜人,便不再有人再通过天梯走下来。

    这时候,我赫然发现魔法光罩外面海中,居然有一队队迦娜守卫抗拒着海眼无形的吸力,在魔法光罩之外不停的游曳。

    迦娜海族艾瑞利尔公主的葬礼后半部分终于算是正式开始了,迦娜大巫师赞普拉在一位迦娜侍女的搀扶下站起来,就在艾瑞利尔公主的灵柩前面拿出一张讣告来,用迦娜语不停地宣读着什么。

    贾斯特斯告诉我,她在讲述艾瑞利尔公主的一生……

    果然是一生,因为这片讣告好长。

    赞普拉大巫师说到一半的时候,原本还向维基王后抗议的迦娜王艾瑞提尔总算是低下头,脸上一阵晴一阵阴的,再也没有对维基王后争辩什么,大巫师赞普拉说到后面的时候,祭坛之下的所有银色禁卫军守卫们都匍匐着身体,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向艾瑞利尔公主行大礼。

    这时候,贾斯特斯脸色有些凝重地说:“她说海渊城这支银色禁卫军是艾瑞利尔公主亲手组建的,曾经跟随着艾瑞利尔南征北战,这支禁卫军团在外海赫赫有名,几年时间便立下了赫赫战功,当初艾瑞利尔公主远嫁到了七界海之后,这支强大的禁卫军的兵权并没有落入迦娜王手中,而是在维基王后的监督之下,一直由赞普拉大巫师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