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877章 编号038-偷窥记录(8)

第877章 编号038-偷窥记录(8)

    2006年10月13日,接到委托人电话。 电话录音200610130614.mp3。

    “您好,于先生。”

    “哎,你好。我是想问一下,那个事情……已经很长时间了,你们调查得怎么样?可以退房子了吗?”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于先生?”

    “我,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算不算……早的时候,今天早的时候,我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里面……电话里面没人说话。是陌生号码。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到电话那头……那头有个女孩子,在哭……”

    “是您熟悉的声音吗?”

    “怎么可能?我听不出来是谁,也没人会给我打这种电话啊!”

    “嗯。好的。我们现在调查下来的结果是这样,您之前怀疑房东张栋梁是鬼,这点我们基本可以排除了。”

    “啊?他不是……可那天我看到的……”

    “我们目前可以确定,那间房子有一些问题。张栋梁并不是鬼,他还活着,但有时候,他可能是被鬼附身,或者是受到了其他什么影响,才会出现那种反应。”

    “那我可以退房子了吧?”

    “张栋梁身发生的这种情况,是我们之前没有遇到的过。屋子里的鬼,它的存在形态也有些微妙。我们查到了您之前的住户,有想办法联系他们,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得到回应。”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无法确定,在您之前,有没有有着相同的经历。之前您的叙述,您发现了摄像头之后,取出来,间还扔掉过一次,又捡回来,是这样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

    “我们在那些录像,看到您说的这个内容。这个内容是在您之前叙述的,看到方张栋梁走到镜头前,眼睛对着镜头,画面出现另一双眼睛的那一部分内容之后。”

    “你……你等会儿,等会儿啊……嘶你是说……不对,不对啊!我,我找到摄像头……我之后,之后要么在家,要么把摄像头放在抽屉里面,或者带出去……不可能啊!我回家看到的,摄像头都,都好好好……他跑进来,又把摄像头……家里面没有被翻过啊!我特地,我发现摄像头之后,特地在门面多装了一把挂锁。他是配了钥匙,也不可能……怎么会……”

    “于先生,请您先冷静一下。”

    “我他妈怎么冷静啊!照你说的,那间有两天啊!有两天我还住在那儿!他还进屋子了啊!他进屋子我完全不知道,他……那个鬼……不对,我和那个鬼一直呆在一起,有半年……我租房已经半年了……我身……我身没东西的啊,我……我身应该……”

    “您身没有东西。您次来事务所,我们确定了。这是我之前说的,那个鬼的状态有些怪。”

    “真的吗?但你们也说,你们也说过张栋梁……是不是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它在的时候……它在的时候,有可能我都不知道,有可能我跟张栋梁一样……”

    “这是我们要调查的内容。我们希望能查清楚这件事,避免后患。”

    “我……我不知道现在……你们有没有办法?”

    “我们事务所有制作一些辟邪的护身符。但那只鬼的怪状态,让我们无法保证护身符一定会发挥效果。”

    “没关系,没关系!先试试,先试一试……”

    2006年10月16日,联系到前租客赵广开。音频件03820061016.wav。

    “您好,赵先生。我们之前和您联系的时候,介绍过了。我们报社想要做一次有关租房的系列报道。”

    “嗯。我知道。你们还查到张栋梁有些问题。这个,我租房子的时候,发现了。”

    “您发现了什么情况?”

    “是,他,怎么说,有些太殷勤……他经常到小区里面散步,在楼下转悠,还有是有事没事都会打电话来,问我们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家里面电器什么的注意维修,还有诸如此类的……我是感觉,他好像在试探,在试探我们家里面有没有人。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我后来跟他直接说了,我让他没必要这样频繁打电话,我还说了要换锁。这之后,他才消停了。但这件事,我家里人很不舒服。我工作较忙,我老婆儿子在家,我也很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我们之后搬家了。”

    “您遇到的问题是被他骚扰吗?”

    “嗯……”

    “还有什么吗?”

    “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是我儿子发现的。我儿子说,他的玩具找不到了。他小孩子一个,东西会乱扔,说了好几次了,我老婆每天忙家务,收拾他的东西都要收拾很久。他说了几次。我最开始没在意。他也不是和我说,是跟他妈妈说。后来,又说什么东西没了。然后有一天,他妈妈让我帮忙抬一下床,大扫除。我把床垫、床板掀开来,那些玩具……玩具在里面。我们两个是骂了儿子,让他不要乱丢东西。他一个劲地说没有。他……我后来,后来给家里面买了小电器,在那里住了大半年,添了很多东西,纸箱子、旧书旧报纸之类的丢在了床下面。他玩具又找不到了,我……我也是突然想到……我把床底下东西移开,看了他丢了的玩具。一个小机器人,躺在,不是,是夹在那些废旧书报间。他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把他玩具塞在这里面。他说找不到了,是那天找不到了,前一天,他还在玩……”

    “您是认为,有人进入您家里,将床底下东西拖出来,又将玩具放了进去?”

    “不,不是,当然不是。谁会故意把玩具放进去?可能是不小心踢进去了。但是这事情……这事情你不觉得很吓人吗?我们回家的时候,没发现家里面被人动过,但是被人动过了。这是……我和我老婆那时候把家里面翻了一遍,东西没少,现金、存折、银行卡,还有值钱的首饰手表什么的,都没少。可我们都怕了。你说这事情,要报警,也不合适。我是记得清楚,但别人不一定信。东西没少,小孩玩具到处丢,那也不能立案啊。所以……我是很快带着老婆孩子搬走了。”

    “嗯。除了您说的这两件事,还其他事情让您觉得张栋梁有问题吗?”

    “其他的,也没了。我没证据,也不能说什么……但他……你们要查到其他租客有什么,我这个能算是一个旁证吧?”

    “是的。很感谢您提供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