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843章 追星(5)

第843章 追星(5)

    我听不懂莫问说的话,但直觉这其关系重大。

    莫问在大笑之后,忽然一个箭步冲前,对我伸出了手。

    我在这方面的反应速度并不出色,愣神了一秒,才想到后退。

    毕竟之前拉开了距离,莫问冲来的速度并没有我后退的速度快多少。我们保持着我最大的自由活动范围。

    但莫问伸出来的手,给了我莫大压力。我的视线焦距好像出了问题。莫问的手在我的视野特别巨大,那只手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我笼罩住,像是抓住一只麻雀一样将我抓起来。

    我暂时顾不剧组那边的情况。

    一退再退之后,我发现周围景物一变。

    我进入了室内!

    莫问没办法像我这样穿墙而入!

    我脑灵光一现,立刻选择往飞去。

    楼底下,响起了莫问的声音。

    “你逃什么?我是有话要问问你。你不好吗?还是说,你认识那个疯子,知道那个疯子的事情?应该不会吧。看你的样子,你生前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吧。难道那个疯子转世轮回的时候,是带着记忆的?”

    莫问并不需要回答,自己一句一句,正在剖析问题。

    我很好他所说的内容。

    这个恶鬼被葛家木抓了多年,关了多年,养了多年,结果还是一招反噬,将葛家木所有人杀了个干净。这样的鬼,应该是有历史的老鬼。他或许和引路人一样……

    不,他有可能引路人死得更早,经历了更漫长的时间。

    而他所知道的事情,很可能是叶青想要做到的那件事的关键!

    我往飞了一阵,穿过了天花板。

    这片民国场景的建筑物都是保持着民国的风格,但楼层的高度我见到的老建筑要低矮许多。这栋楼只有三层,虽然每层的层高现代建筑高许多,却依然有极限。

    我绕到了建筑外墙,慢慢往下降。

    偷袭一次,抓住他,让他交代清楚他知道的事情。

    还有他之前说的女鬼。借助他的记忆,我应该能看到那个女鬼的模样。

    虽然我和他的实力应该差距巨大,但不是没有机会。

    那个疯掉的老天爷这会儿应该是站在我这边的。像我解决掉爱情树,胖子意外导致年兽的死亡……我们都在老天爷的黑名单,我的排列肯定在他后面。

    我如此说服自己。

    天一真人死在了普通的女学生王怡君手,被王怡君用消防斧给轻易杀死了。如此荒谬的事情,都能在这个诡异的世界发生。我借助能力杀死莫问,应该王怡君在“游戏”的引导下杀死天一真人靠谱许多吧?

    我现在应该是鬼魂,没有心跳呼吸,但我依然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

    紧张、亢奋、担忧……情绪起伏波动,慢慢都被我压下去。

    我呼了口气,回忆着刚才飞过天花板一路看到的室内结构。

    莫问会走楼梯,到时候……

    丁铃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在整栋楼内回荡。

    贴着外墙的我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我也感觉到了房子里面突然蹿起来的阴气!

    是莫问?

    不,不对……

    莫问在房子里面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太没有新意了吧?这种东西也拿出来吓唬我?”

    我皱起眉头。

    莫问这话应该不是对我说的。

    电话铃声忽然断。

    “喂?”莫问接了电话,接着,他又笑了起来,“你这话可不应该对我说。你应该跟导演和制片人说。再说了,谁答应你了?是之前的那位楚导?楚导已经死了啊。”

    我愣住了。

    一甩头,我意识到这是机会。

    莫问真的自大嚣张,明知道我在这里,还应付那个女鬼。

    他也是真的拥有强大无的实力。

    一次机会,得抓住!

    我再次在心告诫自己,穿过了建筑物外墙,猛地往前飞去,伸出手,扣住了莫问的双肩。

    抓到了!

    我心一喜。

    莫问站在走廊的角落,手按着老式的转盘电话。

    他转过头,对我露出一个笑容。

    我一下子意识到不妙。

    能力已经发动,掌心下的衣服却是陡然变得空空荡荡。

    一股黑色的阴气冒了出来。

    我听到莫问手的握着听筒传出了凄厉的女人惨叫。

    外头也是出现了新的骚乱。

    莫问居然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阴气!

    衣服鞋子落地,一团黑色阴气托举着一颗头颅,飘在空。

    话筒落在地,发出了一声轻响。

    我知道不妙,立刻要跑。

    黑气骤然膨胀开来,充斥了整条走廊。

    “我说了,我只是想要和你谈谈。不要紧张。”莫问微笑着说道。

    只不过,他的模样实在是瘆人。

    我看看包围我的阴气,忍住疯狂冲击逃跑的冲动,“你要谈什么?”

    “谈谈你的能力。穿梭时间空间,然后,也能改变其他东西的时间,对吧?”莫问好整以暇地问道,那一颗头颅在黑色阴气移动,绕着我转了一圈。

    我咬紧牙关,挤出一个字:“是。”

    “那你知道那个疯子的事情吗?”莫问又问道。

    “谁?”我心一动。

    如果莫问这么自负,直接将事情都告诉我,我也不用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套话或审问了。

    “哦,看来你不知道。不是正派人士吧?好像也不是邪派。对了,他们现在不这么划分了。圈内人,专业人士,是这么说的吧?”莫问继续绕着圈,“我十几年前找了几个老朋友的子孙,可惜他们都不愿意和我好好交谈。你对现在的局势,知道多少呢?”

    我眼皮直跳。

    老朋友的子孙?

    十几年前?

    莫问说的,该不是葛家木的人吧?他可是直接灭了人家全族!

    我感到心里面凉飕飕的。

    原本从侧面有所认识是一回事,直面莫问是另一回事。

    这是恶鬼……

    和我之前遇到的恶鬼一样,没有底线,没有良知。

    莫问身并无恶意,话语轻佻。这顶多证明他有一些活人的性格,但并不能证明他有着活人的善恶观。

    莫问停止了绕圈,停在我面前。

    “不对。”莫问忽然说道。

    我再次心头一跳。

    莫问那张脸是沉思的表情,“你不是葛家木的人。我这十几年可一直很安分,除了葛家,没有杀过人了。”

    他忽然咧开嘴,“这世界没有巧合。那个护身符,还有那个还活着的女孩和你有什么关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