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796章 编号004-鸡首人身(5)

第796章 编号004-鸡首人身(5)

    刘淼走过去,将那个破损的小娃娃捡起来,捏了捏小娃娃平举的手。 手掌被按压,能听到里面“咔哒”一声响。

    这应该是过去流行的那种录音娃娃,捏一下左手的开关,能录音,捏一下右手的开关,刚才录音的内容会被放出来。

    房门里面突然传出了尖叫声。

    里头脚步声凌乱,还有女人的哭声。

    紧接着,嘭的一声,房门被撞了一下,门把手被转动,一会儿功夫,门才被一个女人手忙脚乱地给打开。

    “梁小姐。”吴灵的声音出现在画面外。

    女人哭得满脸泪痕,被刘淼伸手扶了一下,死死抓住了刘淼的手臂,泣不成声。

    吴灵走过去,扶着女人到了一边。

    古陌的声音出现在了画面外,距离摄像机应该很近。他低声说道:“是马的声音。”

    唏律律

    仿佛是回应古陌的话,屋子里传来了马的嘶鸣声。

    刘淼将房门拉开,走入了房间,镜头跟着进去。

    简单的两室一厅房间,家具很少,看起来和毛坯房也没有多少差别。

    一匹马站在空旷的卧室,身体跨过了单人床。

    它的脑袋垂下来,好像被人砍了头,只有一点儿皮肉还连着。

    鲜血哗啦啦地从伤口涌出来,将整个床都浸湿了。

    那匹马还在嘶鸣。

    更可怕的是,它的脑袋诡异地被按了一个人脸。那五官,明显是外国人,面部僵硬,看起来像是美容针打多了,直接给打成了塑料的假脸。

    唏律律的嘶鸣声是从这个脑袋发出来的。

    马的四肢并非全是蹄子,它的尾巴也不是马尾,而是一条老虎尾巴。

    这东西看起来像是惊悚片,反派科学家弄出来的合成动物。

    刘淼一步步走过去,那匹马也不躲不避。

    在刘淼伸手的时候,这匹马啪嗒一声落在了床。原本的怪物大马消失了,床的血液却没有消失,血泊多了一批玩具塑料马,马头被人用剪刀之类的东西切开,切口并不平整,毛毛糙糙,歪歪斜斜,露出了里面空心的身体。这身体里似乎还曾经装过东西,有一些黑乎乎的东西黏在内壁。

    视频经过了剪辑,下一个镜头,女人和吴灵并肩坐在沙发,面对镜头。

    吴灵给女人递了茶杯,看着女人喝下白开水。

    女人吸吸鼻子,擦了眼泪,才开口道:“我不知道……开始,刚开始,是我说的那样,我看到了对面楼有个人……这些东西……”

    女人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看前方,又马垂下眼,“我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我小时候没玩过这个。我小时候的玩具都在老家,有些还在,布娃娃那种,有些坏了,被扔了,还有些送个家里面其他小孩了。我没有玩过这种……我那时候最好的玩具是一个玛丽娃娃,还有许多衣服,我妈妈还帮我做了一些娃娃衣服。我也学着做过小背心……这些玩具我从来没看到过。那个玛丽娃娃和衣服,也都不知道扔哪里了。有可能扔掉了,也有可能送人……”

    “您之前都没有见过这类玩具吗?您的那些同事呢?”吴灵问道。

    女人摇头,“我不知道,我们没说过这个。”

    “我们目前调查下来的结果,这事情可能和那房子原本的屋主有关系。您如果没有其他线索,那我们顺着这条线来调查。但对方已经出国,没有在国内留下联系方式,要做调查,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啊……”女人有些慌乱地抬头,又看看镜头下方,马收回视线,“你们不是已经……这些东西……”

    “这只是其两件玩具。您所见到过的鸡、老虎之类,都还没有出现。”

    “那……”女人咬着嘴唇。

    “这些东西现在并没有直接伤害您。您最好能够冷静对待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灵异状况。恐惧会让情况恶化。您需要小心。”吴灵淡淡说道。

    女人握紧了双手,“我也不想,可是……它们每次都突然冒出来,而且每次都……”女人的肩膀轻轻颤抖,“你们有什么办法?如果看不到、听不到……”

    “我们并不建议您这么做。看不到、听不到,的确有可能让您不再恐惧。但也有可能,让您疑神疑鬼,变得更加害怕。而且,看不到、听不到,您也无法观察到它们的动作。如果它们开始攻击您,您会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女人咬着下唇,不吭声了。

    “梁小姐,我们希望能和您的那三个同事接触一下。你们是住在一起的,都有机会看到这个东西。只有您招,有可能是因为您个人的原因,如说,传统观念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影响命运,也有可能是因为您和她们有某些习惯的不同。”吴灵说道。

    女人思考了一会儿,“习惯……习惯的话……”

    女人脸色微微发白。

    “您想到了什么,梁小姐?”

    “是……同屋的那个……同屋的晴姐不太习惯拉开窗帘。我们的房间朝北,床的位置在窗边。她睡下铺,天亮的时候,阳光正好照在她眼睛那里……她又习惯晚起来,起来之后,也都在外面客厅看电视……窗帘,窗帘没拉开……我……”女人慌乱不已。

    “也是说,在您搬进去之前,您那位同事很可能没有拉开过窗帘,没注意到过对面楼的情况?”

    “是……”女人的双手再次握紧,轻声啜泣,“那天,晴姐还跟我说,窗帘好久都没动过了,我不来,这房间里面都不照太阳……我……”

    “梁小姐,这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不过为了保证没有遗漏,我们还是会联系一下您的同事。您的事情,我们不会提及。这样可以吗?”

    “好,好的。”

    2001年6月4日,分析音频件。音频件00420010527g.wav。

    “……然后,那天,我又看到对面站着的人。可我转头出房间叫了她们,再回房间的时候,那边人不见了。……”

    “她身没有声音。”

    音频件200106031722g.wav。

    “……没有找到东西,但是……啊!你好,我叫杰克……沙沙……是一个……牛灾沙沙……”

    “这声音也是这样了,没有更多的声音了。”

    “只是那些玩具的声音?”

    “对,只有玩具的声音。”

    2001年6月6日,联系到委托人的同事顾晴晴。音频件00420010606.w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