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590章 惊魂一梦

第590章 惊魂一梦

    跳车?

    抱头?

    怎么办?

    我的脑袋里冒出了各种想法,但电光石火之间我根本就来不及做什么。

    嘭的一声,两车相撞!

    安全气囊弹出来,砸在我脸上。

    我的身体因为惯性一个前冲,被安全带勒住,胸腹都好像要被勒成两段。重新靠回到椅背,又是一记撞击,重重拍在后背,我都快把自己的内脏给吐出来。

    我的手不自觉地甩动,砸在车窗和换挡杆上,一下子就是剧痛。

    有好长时间,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那些想法全部都没了。

    疼痛是真实的。

    这不是梦。不是普通的梦。更像是我能力的梦境。

    是这样吗?

    又进入梦境了?

    谁?

    梦境的对象是谁?

    我喘着气,疼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但没多久,那些疼痛慢慢消失了。

    我仍然是在车厢那种狭小的空间内,但是面前没了安全气囊,没了方向盘和仪表盘。

    我在副驾驶座上。

    车窗外是盘旋的山路,不过看得出来,这山并不高,山路也不陡峭。

    我看不到驾驶座上的人,也看不到后座的人,但能听到声音,嗡嗡的说话声,就好像影片中那些背景音,刻意营造出有人的环境,表示主人公是在商场等地方。那些声音根本无法听清楚,可能就没有清晰的说话内容,就是嗡嗡的声音。

    这不太正常。

    我可能不是在过去,而是在梦境对象的梦中,或者说他的自我世界。

    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我的头开始疼痛,心跳加快,呼吸紊乱。

    就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提前开始紧张。

    是什么事情?

    我附身的对象到底是谁?

    我感到了急躁。

    嘭!

    忽然一声响,车辆重重颠簸了一下。

    那模糊的背景音变成了尖叫声。

    车子一歪斜,就往山下翻滚而去。

    我的视野天旋地转,还有东西打倒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那些东西,我所能感受到的现在只有疼痛。

    安全带勒着身体,身体撞击车子。

    啪擦!

    我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金属嘎吱嘎吱作响。

    车门被撞得凹陷,那个凸出来的尖角顶着我的手肘。手肘一痛,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然后有种钝痛的感觉扩散开来。

    我的眼前有东西飞过来。

    是香水瓶……

    嘭!

    额头被砸到,那种疼痛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温热的液体从受伤部位留下来……

    等到那种旋转停止,我整个人倒着,被安全带倒吊着,能看到眼前不断有自己的鲜血滴落。

    背景音只剩下了不同女人的哭声,吵吵嚷嚷……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模糊中,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先生你去哪儿啊?”

    我眨了眨眼睛。

    依然是在车子内,这次我坐在后座,前面是的驾驶座被围起来,车座背面有出租车的乘客协议。

    那个司机就像是个假人,手握方向盘,一动不动。

    我有些理清思路了,然而,这梦境将我禁锢,我什么都做不了。

    出租车就这样冲出去,险之又险地横停在一辆大车之前。

    我的身体前冲,那大车的影子笼罩着出租车,也将我笼罩,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突然,那阴影下压,我头顶的车顶金属板发出了呻吟。

    我瞪大了眼睛。

    不对,不对!

    牛力飞的叙述中并没有这件事!

    怎么会这样?

    这是牛力飞的噩梦?

    这是他……

    嘎吱

    我想要叫喊出声,但我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黑暗笼罩,身体被挤压,被缓慢地挤压,骨头一点点碎裂,撑开血肉和皮肤。我的脑袋是最先开始被压碎的,但我的意识并没有因此停止。

    逐渐的……逐渐的……

    我清晰感受着自己是如何死亡的。

    以一种惨烈又残忍的方式死亡。

    “哈啊!”我那口气终于喘了出来,发出了声音。

    我发现自己不是在黑暗中,而是在公交……

    公交车?

    怎么又……

    吱

    公交车猛地刹车急停。

    我直接往前冲,牙齿磕到了前面的座椅,嘴里面顿时满是鲜血。

    车辆又是一个飘移的甩动,我的身体跟着撞到了旁边的车窗,又甩向了另一边。

    我的旁边站着一个女人,背着包,尖叫连连。

    车内都是叫喊声。

    我应该感谢我的急智,我一瞬间想起了牛力飞的叙述。

    他说他的眼睛差点儿撞上旁边乘客包上的金属东西。

    我忍着痛,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椅子上的扶手。

    那个女乘客和我反方向移动身体,背着的包就冲向了我,在距离我眼睛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住。

    那个包上的金属挂件反光,我看到了那上面倒映的人脸。

    那张脸是……

    是我……

    是我自己!

    不是牛力飞!

    我茫然了,茫然看着那镜面。

    我发现,那东西变了一种颜色,依然是模糊的镜面,但是是车子的外壳表面。

    我的脸还是我的脸,可我的身形变小。

    我的手被人拉了一下,转过头,就看到了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

    女人正在注视前方。

    我都没转头,就感觉视角变了,我也看着前方。

    那是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半旧不新,从警局里面驶出来。

    警局?

    面包车?

    我有些茫然,大脑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那辆车子加速行驶,方向盘一转,就冲着我撞了过来。

    我的身体一动不动,好像对车祸麻木了,我的心情也变得特别平静。

    车子将我撞倒,车轮从我身上碾过,压碎我的骨骼。当车辆停止,我已经躺在车子后方。很奇怪,我是看着车子后门的。

    车子后门好像因为颠簸而打开,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长条形包裹滑落出来。

    我的思维真的是变得特别迟钝,看着那东西,一点儿都想不起来那是什么。

    直到那东西诡异地落在我身上,拉链自动拉开,我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

    那是我的脸。

    毫无生气,已经死了的我的脸。

    “我”骤然睁开眼,漆黑的瞳孔中倒映出的仍然是我自己的脸。

    然后,“我”笑了。

    裹尸袋里的我笑了,我眼睛里倒映出来的我笑了,那双眼睛里倒映出来的我也笑了……像是个永无至今的循环,只有一张张恐怖的笑脸在重复。

    我蓦地惊醒过来。

    梦……

    是梦。

    我抹了把头上的汗水,下一秒,我发现不对。我的手是反着的。

    我缓缓地抬起头,听到了头发摩擦的沙沙声在头顶响起。

    我的床头不知何时变成了镜子,镜子里我的倒影将手伸出来,擦着我脸上的汗水。

    我和他四目相对,彼此的眼中又是那种不断重复的倒影。

    “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