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562章 地铁之行(5)

第562章 地铁之行(5)

    “过来吧……快点过来。 ”

    声音是从那黑暗中传出来的。

    除了眼睛,下面那只鬼的嘴巴也显露了出来。有些发紫的嘴唇上下开合,发出了令人浑身鸡皮疙瘩冒出来的声音。

    女人倾身,将那些单车移动开。她力气不是很大,推倒了一部分单车,又抬走剩下的几辆,清理出了一块地方。

    这扇铁门有些沉重,女人没能第一时间将铁门拉起来。

    那黑暗中伸出了一双手,推动铁门。

    咔咔咔

    铁门被打开,黑暗中亮起来应急灯的莹绿色光芒,照亮了地下的台阶。

    一眼看过去,我都看不到这段楼梯的尽头。

    那下面的鬼自然是我见过的那只鬼。

    他面无表情冲着女人招手,倒退着下楼梯。

    女人没迟疑,仍然是一副空洞的神情,抬脚下楼。

    我跟着飘了下去,心里盘算着动手的时间。

    这里没有人,只有这个女人。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吧?

    我靠近了那只鬼。

    他好像对这里了若指掌,不用回头,都能准确地倒着下楼。

    下面是楼梯的转交,还没有到头。我估计这里就是地铁隧道某个逃生通道。

    我做好了心理建设,脑海中不断想着“回到过去”这件事,活动了一下手腕后,我和那只鬼面对面,突然伸出了手,死死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没有穿过他的身体,没有碰到隔膜。

    我抓住了他!

    那只鬼的脸色陡然一变。

    “啊!”我听到背后传来女人的叫声。

    快点将时间倒回去!

    我对那声音充耳不闻,只是死死抓住了挣扎的鬼。

    “放开我!放开我!”鬼的声音变了,是正常男人的声音。

    我怀疑这才是他真正的声音。

    “放开我!什么东西?你是什么东西?”鬼甩动双手,不断往后倒退。

    我可以漂浮在空中。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身体变轻的缘故,还是他力大无穷,我现在漂浮在空中的身体就被他甩动着。

    不过,我的双手一直没放松。

    鬼怒吼了一声,转身扑向了旁边的墙壁。他的上半身很快和墙壁融合,成了一个印记。

    被我抓住的手伸出了墙壁,就像是墙壁上长出了一双手。

    “啊啊!”那个女人再次发出了尖叫声。

    背后有脚步声和金属物体相撞的哐啷声。

    更遥远的地方,还有救护车的声音钻入耳中。

    我的心跳很快,心脏要冲破胸腔了。我的视野中,那个鬼的模样正在发生改变,从一个成年男人,变成青年、少年……

    就要成功了!就要……

    我抓住了婴儿的一双手。

    忽然,我感觉到了背后的拉扯力量。

    那力量让我根本无法阻挡,身体嗖的一下就飞出了逃生通道。那双婴儿的手也猛地撞入了墙壁中。

    怎么会?

    我诧异回头。

    那个女人在奔跑,很慌乱地奔跑,几乎是用爬的逃出去,在阳光下大声求救。

    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三米。

    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自由行动空间起码在十米以上吧?

    我看向了地下通道。

    那个铁门还敞开着,单车堆成的小山有些垮塌,一辆单车落在了铁门上,将铁门“哐”地一声关闭。

    我离铁门越来越远,即使不甘心,我也只能放弃了这次的梦境。

    只差一点……

    但,那东西已经变成了婴儿,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吧?

    或许不用我给予致命一击,他自己马上就消失了呢?

    我这么想着,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啊!你醒了!”女孩子的清脆声音让我下意识回头。

    “先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床边上站了个医生,严肃问我。

    我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病房,欧阳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看着我。

    “我没事了。”我坐起身。

    “我们刚才给你做了带你检查。”医生开口。

    我连忙解释道:“可能是因为没吃早饭的关系。我有些贫血。”我这纯粹是瞎编了。

    欧阳信以为真。她真的是一下子轻松下来,有些没大没小地说道:“你也太夸张了吧?一个大男人欸!”说完,欧阳才觉得这不太合适,有些尴尬看着我。

    医生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欧阳,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我急着要出院,欧阳没什么反应,医生不太赞同。

    “欧阳同学,我帮你叫好出租车了。”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我很意外看到了从外面走进来的陈逸涵。陈逸涵身后还跟了个警察,那警察示意欧阳跟着走。

    欧阳对我摆摆手,“那我先走了啊,林哥哥,你好好休息。”

    医生看欧阳走了,认真对我说道:“林先生,你的情况需要详细检查。你的昏迷情况很可能是大脑有什么病灶。”

    我无法告诉医生,我脑子没坏,坏掉的可能是灵魂,只能敷衍两句。

    医生摇头离开了,对我这样不配合的病人,他肯定是很讨厌。

    病房内只剩下了我和陈逸涵。

    “怎么回事?”我挠头问陈逸涵。

    “你在我面前突然昏迷,等我回过神,就回到了办公室,打电话给你,那个小姑娘接了,说你晕倒了。”陈逸涵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我面前。

    我张大了嘴巴,“你知道……改变了?”

    陈逸涵颌首。

    “那你……你也……呃……”我结巴起来。

    照理来说,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发觉我能力对现实的改变。

    陈逸涵摇头,“我没什么感觉。”

    “阴阳眼都没有?”我问道。

    陈逸涵继续摇头,“我还没看到过鬼。”

    说起鬼,我想到了地铁内发生的事情,精神一振,将情况告诉给了陈逸涵。

    陈逸涵果断拨打了电话,给警局下达了命令。

    隧道之间的逃生通道内有尸体,这我没亲眼见到,但那时候听到的消息不可能是假的。从当时的情况来看,那具尸体是出现在那个鬼进入之前,也就是之前就有的尸体。

    我想到了倩倩。

    而那只鬼,虽然变成了婴孩,但仍然有可能留下隐患。

    陈逸涵决定带我地铁站看看,要找到了,就直接补刀,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这件事倒是好办。

    “你说的那个女人之前就报警了,我叫停了搜查,保持封锁状态。我们现在就过去。顺便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有了能力。”陈逸涵雷厉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