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523章 神出鬼没(5)

第523章 神出鬼没(5)

    这会儿找了警察,可能就是自投罗网,让陈逸涵知道南宫耀和古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了。但现在这情况,除了找警察,我们无计可施。傻乎乎继续瞎找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胖子和我想一块儿去了。我们两个都急忙跑向了警车,大喊大叫,想让警车停下来。

    “啊,啊啊!”

    我们的背后响起了叫声和金属被撞到的清脆声响。

    回过头,我就看到那个男人吊在梯子上,身体歪斜在梯子旁边,两脚悬空,正努力要重新踩到梯子上。

    我和胖子都倒吸了口凉气。

    警车刹车,有警察下车,发出了紧张的叫喊声:“你抓住了啊!抓好了!”

    那个人也很慌张,蹬着脚,但几次都没掌控住,鞋底在梯子上打滑,怎么都踩不稳。

    警察从我和胖子身边跑过,就要爬上去救人。

    我抬头看着那个人,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这种不好的预感曾经多次出现过,尤其是踏入过青叶灵异事务所之后,这种预感出现得极为频繁,而且几乎每次都能中。

    警察还在劝导那个男人,让他不要慌张,但男人的情绪无法稳定下来,不断挣扎。警察已经快要勾到他,想要托一把他的腿了,他乱动的腿踢开了警察的手。

    “你别紧张,别用力!我把你的脚抓到梯子上面!”警察喊道。

    “啊!不要,快,啊!”男人慌得语无伦次。

    我看到他的身体往下坠了一截,双手都卡在了梯子上。

    “哎!”另一个警察在地上喊,焦急地用对讲机联络警局。

    “你别动,别动!”上面的警察吼道。

    “啊!”男人好似脱力,突然就松了手,往下摔落。

    警察伸出的手撕扯掉了他的衣服。

    他穿了件雨衣一样的披风,披风的袖子被扯掉,露出了里面黑色的羽绒服。

    另一个警察跑了几步,却是晚了,也幸好晚了。

    沉闷的重响过后,干枯的草地上出现了一片血红。

    从二十多米高的地方摔下来的人,要砸到了另一个人,这片红色还要侵蚀更多的区域。

    胖子颤抖着,身上的肉都在痉挛。

    我将胖子的身体转了过去,自己也转过了头。

    这和年兽吃人不同,只能说是意外。但这一天以来,我真是见到太多的死亡了,心情越来越沉重。

    “两位。”警察过来叫我们。

    “什么事?”我问道。

    “这个人你们认识吗?”警察问道。

    “不认识。但是我们刚才听路人说,有个破坏基站的人在附近,不知道是不是他。”我说道。

    “嗯。现在这个情况,需要你们做一份笔录。”警察说道。

    我赶紧自我介绍,看这警察茫然的样子,显然是不知道年兽的事情,就提了陈逸涵。

    “这边手机都打不通,我们想要找陈局长也联系不上。我们是他侄女的同事,他侄女和我们约了到这边医院看另一个朋友,现在人都联系不上了。”我看向了这警察的对讲机。

    警察理解地点点头,“我会帮你反映这情况的。这样吧,你待会儿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警局一趟。”

    我不愿意这样浪费时间,但这警察也不能信我一面之词,就去向上面汇报“陈局家亲戚的同事要找人”,他和陈逸涵的距离还是有些遥远。

    警察的增员和通讯公司的人也很快赶到了,还有法医要来处理现场的尸体。

    胖子耐着性子和警察闲聊,倒是问到了一个情况。

    他们本来出警是为了一起案件,案发地就在前面的工厂,是出了生产事故,报案人吓得不轻,说不清情况,目前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过年出这种事情,真是倒霉。最近咱们这儿都不太平,昨天市区里还有个杀人犯当街行凶。你们也不要乱跑,乖乖待在家里面多好啊。”警察说道。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

    “那个当街行凶的抓到了吗?”我问道。

    “没有呢。现场那么混乱,还是在人多的商场,怎么可能抓到?不过也快了。听说是逃到我们这边来了。所以啊,你们不要到处乱跑。”警察再次提醒。

    我和胖子点点头。

    尸体和现场清理好,警察让我们上警车,带我们一块儿回警局。

    我有些迟疑,但看这边几辆车一块儿走,人多势众,还是上了车子。

    警局距离事发地点不远,一路顺利,没遇到年兽。

    又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来问我们和陈逸涵的关系,听我们说了事情的原委,虽然脸上是不以为然的表情,但还是答应帮我们联系下陈逸涵。过了会儿,他就告诉我们陈逸涵那边在开会,暂时没法通知上。

    “他们应该是回家了嘛。你们不知道他们家里的座机电话吗?要不然,网上联系一下。我们这边有wifi啊。”中年人说道。

    “座机不知道,网上已经发过消息了,但他们没回。”我猜测他们都还在平城区这边,还受到信号的影响,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

    有警察来找这个中年人,中年人还要办公,客气请我们离开了。

    胖子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

    我也发愁着。

    我们两个往外走,迎面就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我怔了怔,恍惚想起来这是饭店那个迎宾小姐。只不过她现在没有精致的妆容,还一脸泪水。她身边是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也是一脸沉痛的表情。

    两人没注意到我和胖子,跟着前面带路的警察,从我们身边走过。

    我看到前面办公室门口站了当时救人的两警察之一,也是提醒我们别乱跑的那位,顺口就问了一句。

    “那是他女儿、女婿。”警察唏嘘道。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

    “那个摔死的,他的女儿女婿?”我小心问道。

    “对啊。”警察点头。

    我心头不禁咯噔了一下。

    “咿呀啊啊啊啊”

    女人的尖叫声好似要印证我的猜想。那声音凄厉至极,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尖叫声不断,除了那个女人的,还有更多人的,慌乱、惊恐。

    我和胖子想都不想就掉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没几步我们就穿过走廊,看到一道后门。后门外,是另一栋建筑楼。

    那些叫声忽然一个个消失了。

    打开的建筑物大门阴暗无光,像是巨兽的口,正在等着人自投罗网。

    脚步声从门内传出来,刚见过的那位女婿就要冲出来,他的脑袋突然被黑暗吞噬。尸体倒地,伸出的手露在阳光下,鲜血一点点流淌出来,成了阳光下最刺眼的颜色。

    沙沙……

    尸体被拖入了建筑物内。那扇门也被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