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502章 编号053-冤魂不散(4)

第502章 编号053-冤魂不散(4)

    “您似乎没受伤?”

    “没,大师救了我……他救了我,把我拖出来……我没被压到。他让我不要离开他太远,要先离开屋子。我们走了两步,真的就走了两步,电视机就炸了!直接炸了!那个钟摆……那个钟摆本来要扎中我的,但大师……他推开我,他推开我,自己被……我……我逃出来……”

    “他就这样死了?”

    “这样了还不死吗?那个钟摆直接扎进去了!正好是心口,就跟……就跟他刺她的位置,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后来警察来……是物业还是邻居报警,警察来了……他们说意外……不是的!是那个鬼要杀我!她要杀我啊!”

    “请您冷静些,奚先生。”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差点儿死了,要不是那时候我……要不是我,走运,大师他,救我……我……”

    “奚先生,现在您能告诉我们,您抄袭的事实了吗?”

    “……你们,你们就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吗?”

    “如果您不愿意说,我们可以自己来调查,但就我们之前查到的,被您抄袭的作品总计一两百部,涉及到的作者达到七八十位,有些职业作者还比较容易寻找,但另外一些只是发表在网络上的日记、新闻报道、政府公告、段子,作者难以联系,另外一部分,作者是已故的作家,只能从过去的资料中寻找,或者联络他们的家人朋友来调查。恕我直言,这项工程十分浩大,要找到被您抄袭的哪位人物,原型刚刚去世,太困难了。”

    “我付了钱了,你们就不能想想办法?你们看看大师,他,他都舍命救我了……”

    “我们不知道您找的是哪位大师。就作风来说,我们这个圈子里面很少有这样舍命救人的,即使愿意冒险,也不会这样替死。”

    “他真的……是真的替我挡了,是他主动替我挡了!”

    “……现在,他死了,您的问题仍然没解决。”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

    “……”

    “你们没其他办法了吗?”

    “目前看来,我们没有办法。您或许能自己努力避免被杀。”

    “什么?”

    “之前在电话中,我就提到过。这个鬼拥有灵的力量,应该是您的读者用自己的念……简单来说,就是他们对您笔下角色的印象投射到了鬼魂身上。只要您改变您读者的想法,对鬼也会产生影响。”

    “我要,怎么改?”

    “我们不是作家,只能为您提供思路。”

    “你们说吧,怎么改?”

    “重写其中的内容。最好是将您书中出现的所有角色,都改成和平爱好者,善良,不伤人性命。另一种方法,让您的读者都厌恶唾弃您笔下的角色。后者可能会产生反效果,让那个鬼获得更多力量,所以,风险比较大,请您谨慎选择。”

    “你在说笑吗?你知道我写了多少书,创作了多少角色吗?那些有名的、没名字的……”

    “能出现灵,至少那个角色是有一定知名度,有粉丝群的。是主角或重要配角的可能性很大。”

    “那也太多了!那些角色戏份那么多,主角直接贯穿全文……”

    “如何改,是您的事情,我们不懂写作。”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改不过来!”

    “那么,第三种方案……”

    “还有第三种?”

    “是的。请您公开承认抄袭,公开说明您笔下的角色并非您原创的,让读者对您厌恶,对那些角色厌恶。或者公布您其他私德、公德方面的丑闻,失去粉丝……”

    “不可能!那更加不可能!”

    “奚先生,您什么都不配合,我们很难来解决这件事。还是说,您愿意等待到我们彻底调查完毕,查到女鬼的真实身份?”

    “我……我要想想……你们先查,你们先查吧……”

    2008年12月27日,查找到网友整理的委托人抄袭名单,确认已知的被抄袭作者总计79名,目前已查找到61名作者的真实身份。附:名单一份。

    2008年12月28日,接到委托人电话。电话录音2。

    “您好,奚先生。”

    “……呼哧……呼……”

    “奚先生?”

    “……呼……”

    “出什么事情了吗?”

    “……哈啊……哈……”

    “需要我们为您报警吗?”

    “别……咕……别,别报警……先别……”

    “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我妈……我母亲,去世了……她刚刚……”

    “是那个女鬼做的?”

    “对,是她,就是她!”

    “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搬家了,我和爸妈现在住在外面新租的房子,但是……那个女鬼又出现了……是触电……我妈触电了……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切到了……她被切开喉咙了……”

    “您父亲呢?”

    “我不知道……可能,可能还在睡……”

    “您现在能看到女鬼吗?”

    “不,没……我没……”

    “您现在应该联络警方,先处理您母亲死亡的事情。这方面,我们帮不上忙。”

    “……”

    “奚先生?”

    “我……我要报警?”

    “当然。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没有。”

    2008年12月29日,接到警方联系。音频文件。

    “……这是两份委托书,这是我们调查的进度。另外,还有我们和奚先生通话、交谈的录音。我们的行为应该没触犯任何法律。”

    “嗯。就你们接触的情况来看,奚荣是不是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没有。我们认为他的确是遇到鬼了。”

    “……”

    “那么,你们有建议他采取什么措施吗?”

    “我们建议他修改之前创作的作品,也可以公布自己的一些丑闻,改变粉丝的印象。这是当时的录音。”

    咔哒……

    “……另一种方法,让您的读者都厌恶唾弃您笔下的角色。后者可能会产生反效果,……丑闻,失去粉丝……不可能!那更加不可能!……”

    咔哒。

    “只有这些?”

    “是的。根据我们的分析,奚先生碰到的鬼,主要还是因为他笔下角色太过受欢迎,才获得了难以对付的强大力量。”

    “咳……”

    “哦,嗯,这样……你们……你们开这个事务所多久了?”

    “……两位警官,请问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奚先生打来的电话并没有说明事情详情,言辞含糊躲闪,另外,他本来应该再次我们联系我们的,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联系。”

    “他现在被拘留了。他联系你们的时候怎么说的?”

    “我们有将电话录音。警方需要的话,我们能复制给你们。”

    “他母亲是怎么是死的?”

    “……这个……”

    “被他杀了吗?”

    “你怎么……”

    “猜的。要是意外,他应该当时就报警了。”

    “……”

    “他母亲直接被割喉,死亡地点是在他床前。从现场情况来看,他母亲应该是在半夜的时候,进入了他房间,走到他床前了。他藏着刀在床上……据他所说,这是你们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