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458章 编号050-无尽道路(5)

第458章 编号050-无尽道路(5)

    “然后呢?”

    “他死了啊!你还要什么然后!”

    “单就这一件事,不会让你怀疑到自己身上。 然后还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是类似的事情……我小姨,她来我家玩,回去之后,没几天,老是中午翘班回家,回家之后就坐客厅里面动都不动,直到我小姑夫回家。她单位领导批了她好几次。我妈还陪她去医院了,换了几个医生,开了药,她还是隔三差五那样。我这次长了心眼。我觉得这事情和我哥们那情况有些像。没多久,我小姨就出事了。是周末的时候在家,家里面煤气泄漏,她在客厅看电视,就死那儿了。我那时候基本就确定了。我……我当时以为是我有问题。可能是我害死了他们。我害怕难过了好长时间,我也不敢跟别人说。可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都没事。其他人都没事,偏偏就他们两个出事了,而且两次死法都不一样,都没关系。篮球架倒了是学校篮球架很久了,一直没修,倒之前有学生爬上面捡球。就篮球卡在篮筐上,有人跳起来抓过篮筐,后来是来了个人爬上去把球弄下来了。当时篮球架就晃了,老师还骂了我们。倒下来,正好砸在我哥们头上,我什么都没做,要不是我哥们之前那样,这就是意外。我小姨也是。她中午炖猪蹄,开了煤气,看电视没注意,水扑出来,火灭了都不知道,煤气泄漏她都没闻到味道,就那样……都是意外,跟我没关系。”

    “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只是让人预知到自己的死法?”

    “是第三次……我爷爷去世的时候。他……他被人当老年痴呆,老往医院跑。他自己说,自己就是出去散步遛弯,要跟小区里面的老头打牌,但走着走着,就走到医院去了,进了医院都没人的,等他被人喊醒过来,就是在空的病床上面。我爸和我叔叔去领了他几次了。我爷爷觉得这兆头不好,他可能要出问题了,还叫了我们家里人都去吃饭,讲清楚他死了之后东西怎么分。我……我当时就知道爷爷真的快要死了……结果他就真的……摔跤送医院,当天晚上就死在病床上了……我是觉得我爷爷没说错,那就是个兆头。我可能就是让他们看见了这种兆头。不是我杀了人。”

    “你两次跳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是。第一次跳槽,是公司里有个人跟我爷爷差不多,老是不受控制跑医院,还以为是得了精神病辞职了。他……他没等到死的那天,自己受不了,跳楼了。第二次跳槽是有个同事总跑饭店吃饭,还一坐就大半天,人家老板都以为他精神病。他去医院精神科看了,还停薪留职,请了一段时间长假,但住院没多久,他参加一个老同学婚礼的时候,酒精中毒,都来不及去医院抢救,就死了。”

    “除了任先生,您最近一次碰到类似情况是什么时候?”

    “就上一个公司的那个同事。我总共也就碰到了这么六次,这辈子也就这六次,这已经够多了。任琵,那不是我害的。你们要能逆天改命,算你们厉害。”

    “希望您没有撒谎。”

    “我没有。”

    2008年8月17日,证实王小帅所说的五起事件。附:五人死亡报告影印件。

    2008年8月18日,接到王小帅的电话。电话录音2。

    “您好……”

    “你们要搞什么?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还要干什么?任琵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不是我害的他!”

    “王先生,我们只是要进行我们的工作。请您放心,您的能力我们不会透露出去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你们刚问完我,转头就联系我之前的同事,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们?!”

    “您说的很对,您的确没理由相信我们。我们也一样没理由就这样相信您。”

    “……”

    “我们会为您保守秘密,但我们的调查仍然会继续下去。”

    “你们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这是我们的工作。”

    “因为任琵吗?就因为他?他是自己要死了啊!关我什么事?我也不想要这样的啊!”

    “王先生,您是从什么时候知道任先生就是马上要死的人呢?”

    “……就你们说到……”

    “您第二次跳槽的时机很有趣。”

    “……”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还约了杨先生,就要去赴约了。”

    “……我能……”

    “什么?”

    “我也能……看到……”

    “请继续。”

    “我也能看到。我看到的比他们都多。这下你满意了吧!我能看到的死法!他们就是梦游一样到他们要死掉的地方,我是能看到。我只要和他们接触,只要白天看到他们,我晚上就一定会做梦梦到他们的死法。每天晚上……他们还隔三差五,我是每天晚上……我看得很清楚,看到我哥们,看到我小姨和爷爷。我有想过救他们的。我爷爷那时候,我下课就往他那儿跑,我能盯着就盯着他,他还是发病住院了。我那天晚上想要给他守夜的,我想要跟人说,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很怕……我这样太奇怪了……我怕被人以为是我害死了他们……不是的……我想要救他们的……范贤波那次,我也想要救他,我看到他是死在医院手术台上面,我提醒他去医院做体检,他辞职之后,我还去看他。我没想到他会……他会自杀……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明白了。”

    “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

    “我们并不是针对您,我们只是有我们的工作。我之前的保证也有效。只要您没有撒谎,您的事情我们是不会透露给其他人知道的。”

    “……”

    2008年8月18日,联系到王小帅的前同事杨辰江。音频文件。

    “您好,杨先生。”

    “你们好。你们要问王小帅的事情?他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只是出于公司需要,做个调查。”

    “哦,那你们公司还很严啊,要查这个。”

    “请问一下,您对他的印象如何?”

    “还挺好的啊。”

    “能具体说说吗?”

    “工作很积极,和同事相处也很好,效率很高。他做事勤快高效。我们之前做的一个项目就得了市里面的奖项,他发挥了不少作用。”

    “人际关系方面呢?”

    “很好啊。我刚才说了,他和同事相处都很好,人缘不错。”

    “能说说有关张书义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