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447章 马蹄下的尸体

第447章 马蹄下的尸体

    骏骊酒店上一位插在脚手架上死掉的人还没调查清楚,时隔一周,在被封锁的现场,又有人死亡了。

    事件就发生在今天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骏骊酒店的一位经理,大半夜偷溜进入了酒店内部,死在了酒店大厅内。

    他的死法也十分可怕。

    骏骊酒店的大厅很气派,三层楼高,二三楼是酒店的餐厅、酒吧等设施,从大门进去,能看到天花板上垂下的水晶吊灯,和二三层的一圈回廊。大厅正中则摆放着室内雕塑和喷泉一匹人立而起的骏马。

    那位经理就死在了马蹄下。

    “什么叫死在马蹄下?”胖子疑惑问道。

    “被插死在那儿了?”郭玉洁猜测。

    “马蹄是钝的吧?怎么插死?那样的话,妥妥是谋杀啊。”瘦子说道。

    陈晓丘解答了这个疑问:“不是插死,是被踩死的。”

    “嗯?”

    我们四个都有些听不懂。

    “那个雕塑落下来了。”陈晓丘竖起手臂,手肘成直角,前臂则从四十五度倾斜刷地拍下,变成了水平。

    我看着陈晓丘落下的手掌,总觉得有掌风刮擦过脸颊。

    “就……砸死他了?”胖子木然问道。

    “对。而且维持了这个状态,直到早上被人发现。”陈晓丘放下了手,“那个雕塑,马的前蹄落下,应该不能站稳的,更不要说下面垫了个人了。”

    “那后蹄呢?那个雕塑,马的后蹄应该是固定住的吧?”我问道。

    “断开来了。马蹄和底座直接断开,断口很平整,周围也没痕迹。”陈晓丘说道,“这是一到现场就被发现的两个疑点,剩下的还要调查。”

    “那我们,还不能去现场咯?”胖子问了一句。

    陈晓丘点头。

    接连两起案件发生,骏骊酒店肯定要继续被封锁,我们这些无关人员是没机会靠近的。

    估计警察现在封锁得更严格了。

    “脚手架自杀案件”的目击者可不少,正常调查流程走完,就该结案,继续滨江大道的施工了。要不是有那些无法解释的问题,网络上各种阴谋论和名侦探层出不穷,政府顾虑着舆论影响,那现场封锁早就能解除了。这样的话,那个经理恐怕就不是半夜三更进入酒店,死得悄无声息,而应该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发生意外,就如同那个“脚手架自杀案件”一样。

    一次是巧合,两次就很难说是巧合了。

    警方现在再要结案,可就难了。

    “你小叔要怎么办?”瘦子问道。

    这案子正常人大约是查不出来。

    “他计划先录音,让古陌听听看。”陈晓丘说道。

    “没监控吗?”胖子问。

    酒店一般都有监控。

    “封锁之后,酒店就彻底停业了。”陈晓丘回答,“而且就算有,也会被当作证物存放起来,没结案前,拿不出来。”

    之前脚手架上自杀的工作人员就有被监控拍到,但只有陈逸涵看了,我们几个是没机会看到。

    陈逸涵当天晚上就去找了古陌,我们几个也都被叫了去。

    古陌带着耳机,边听音频边惊讶道:“你用什么录音的?采集效果挺好的嘛……”

    接下来古陌就没再说话,认真听着录音的内容。

    我们几个不敢打扰,都屏息凝神。

    南宫耀倒是很放松,在旁用pad看着什么东西,一点儿都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过了一阵,古陌摘下了耳机,笔记本上的播放器进度条也走到了最末端。

    “怎么样?”郭玉洁迫不及待地问道。

    “什么都没听到。”古陌一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陈逸涵眉头紧锁。

    “这样的话,还是需要去现场看看吧。”胖子说道。

    “看了又怎么样?期望这小子看到鬼,然后能将它消灭掉吗?”古陌指了指我。

    我疑惑地看着他,“总归有些办法吧……能确认一下也好。”

    我也不敢打包票自己能解决这事情。

    “那里的东西不是鬼。”南宫耀忽然开口道。

    “不是鬼是什么?”郭玉洁忙问。

    “是法术一类的东西。”南宫耀扶了扶眼镜,“骏骊酒店应该是从开业开始就有布置了。嗯……或许是风水阵。”

    我有些愕然。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瘦子问道,“就因为要抬高地基,那个风水阵被破坏了?施工还没开始呢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南宫耀重新低头看pad,“我只能确定,我之前看到的骏骊酒店和这段时间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不一样了。那个阵,改变了。”

    “你有解决办法吗?”陈逸涵问道。

    南宫耀摇头。

    “灵比较懂这个,老道也懂。我们是不会弄这些。”古陌将笔记本上的程序关了。

    瘦子下意识看向我。

    “做什么?”我扯了扯嘴角,“我回去把吴灵失踪的档案翻出来,看能不能救她吗?”

    “玄青你们联系不上?”陈逸涵无视了我的这个提议。

    其实我这提议的可行性也不高。

    古陌是正好被档案中记录的事件坑了,青叶的人还有意保留了那段音频。南宫耀的事情可就和档案事件的联系不那么大了。吴灵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清楚,未必有古陌那时候的好运不光是从档案中找到吴灵失踪线索的好运,还要我能好运地成功将她救出来。南宫耀这次可就是九死一生。

    古陌摇头,“只有叶子知道怎么联系他。另外,我估摸着啊,老道应该是在避风头。”

    “什么意思?”

    “喏,之前爱情树,老道不就没出现吗?还有那个游戏,居然又来了民庆市,还撞上了云龙山的人,将他给杀了。老道恐怕躲着那东西呢。”古陌嘿嘿一笑,“能活那么久的老家伙,是很懂保命方法的。”

    “那个游戏已经被我消灭掉了吧?”我不禁竖起了汗毛。玄青真人一直没出现,该不会是因为我没将游戏消灭干净吧?

    “放心,你消灭掉它了。”南宫耀冲我笑了笑,“但玄青真人未必知道这一点。他可能会藏一阵。”

    “葛家木被灭的时候,他就藏了好一阵呢。”古陌伸了个懒腰,“所以啊,你们不要寄希望于他了。”

    “那你们呢?”陈晓丘忽然问道。

    “我们什么?”古陌随口问。

    “你们为什么不藏起来?”陈晓丘问。

    古陌和南宫耀都停下了动作。

    “要说救人,你们接受委托,处理的结果并不能说是令人满意,而且在那过程中还经常遇到危险。有和玄青真人的这一层关系在,你们为什么要继续经营事务所?”陈晓丘问道。

    古陌沉默。

    南宫耀笑了笑,“大概是因为……不甘心吧。”

    我怔住了。

    “我听灵说过,玄青真人是从小被他师父收养,接受的教育也是成为道士的修行。他的想法和我们不太一样。”南宫耀微笑着,看向我,“你其实也一样吧?骏骊酒店的事情可和你无关。”

    我张了张嘴巴。

    “要说起来,警察要查案,也不需要查明真相。”南宫耀又看向了陈逸涵,“骏骊酒店是什么结果,对你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陈逸涵脸上并无特别的表情。

    我一时有些不明白。骏骊酒店的案子影响到了目前最重要的市政工程,陈逸涵作为警局局长,怎么会影响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