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397章 叫魂(9)

第397章 叫魂(9)

    曹珮死了,死在了姜先生和陈逸涵面前,而且,死得很突然,就那么一瞬间突兀地心脏骤停

    当时她还睁着眼睛,蜷缩在被子里,表现和之前没有丝毫不同。要不是陈逸涵发现她停止了哆嗦,都不会察觉到她是出了问题。

    医生护士对她进行了抢救,但心肺复苏、电击除颤,各种手段都用上了,曹珮还是没能抢救回来。她从心脏骤停,一直到呼吸停止、瞳孔散大,她都跟被冻住了一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姜先生并未感觉到有鬼魂进入病房,靠近曹珮,他也在当时用了法术,可一点儿用都没有。现在姜先生都很茫然,正在给云龙山打电话询问。

    古陌一听姜先生打电话去了云龙山,就摆出了一张苦瓜脸。

    “你们要去青叶了吗?”陈晓丘转述完了那边情况,很自然地将话题过渡到了刚才说的事情上面。

    我看向古陌。

    古陌抑郁地点头。

    我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古陌从**上爬起来,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瘦子嘀咕道:“这样是排除掉了一个错误答案吧?”

    “那些只是古陌的推断。你也不能肯定就是那三个人被鬼魂夺了身体吧?”陈晓丘问古陌。

    古陌摇头,“我当然不能肯定。云龙山的法术到底怎么回事,我都没亲眼见过呢。要是灵在,倒有可能判断出来。”说着,古陌看了我一眼。

    我很无奈,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青叶的那些档案现在基本都在我家了。我是不是该找一找引发那四个人失踪的事件?”

    把古陌从过去、从异空间中抓出来,就是因为我看了“天国歌声”的档案。要是看到青叶其他人失踪或死亡的档案,我应该又会做梦梦到他们,并将他们解救出来吧?

    古陌摇头,“随缘啊,小弟弟。你这样强求的心态可不好。你看看叶子,他就是稳坐钓鱼台,愿者上钩。”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瘦子神色古怪地问古陌,“那些委托人是你们**去的吧?”

    “说什么**,这么难听!”古陌鄙夷道,“这是缘分。”

    瘦子一脸想要吐的表情。

    我也觉得不舒服,一时间又想起了自己被叶青算计去的事情。

    古陌说完这话,双手插口袋,好像心情不错,恐惧感都少了。

    我让瘦子他们不用跟来了,自己和古陌打车去了工农六村。

    这小区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我没看到鬼,古陌似乎也没听到什么声音。到了青叶灵异事务所,那里也是老样子。

    我拿钥匙开门,跟看不见的叶青打了招呼。

    古陌比我自在多了,坐沙发上,吊儿郎当地翘着腿,讲起了云龙山和那三个女生的事情。

    “叶子,你在就吱个声吧!”古陌说完,大声嚷嚷了一句。

    叶青并未出现。

    古陌摇头叹息,对我指指对面的沙发,“好了,你赶紧睡吧。”

    我这会儿也顾不上睡沙发的苦逼了,问古陌:“他不在,没办法增幅我的能力吧?”

    那晚上我睡着的时候,叶青可是在的。现在他的鬼影我都没看到,不知道他能不能使我对梦境的控制力增加。

    “不管在不在,你都得去做梦。赶紧的。”古陌不耐烦催促,“看到那个天一真人就干脆利落干掉他!”

    我黑了脸,不去跟这个不正经的大叔闲扯,躺在沙发上,背冲着古陌。

    闭上眼睛的瞬间,我就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沉入了黑暗中。

    那是梦境开始生效了。

    我很忐忑,不知道会不会又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孩被加害。

    但我这次看到的不是宁静祥和的生活场景,我看到了一连串的碎片。

    外国演员的芭蕾舞表演、飞驰的摩托、女人肆意张扬的笑声、手术室的无影灯、酒精的味道、喘息**、蜂鸣声……

    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影最终变成了温暖的黄色光芒。

    我身处室内,面对一个大衣柜上的全身镜,镜子中的人当然不是我,而是一个少女。

    那少女我并不陌生,正是躲在常发财房子里的那个鬼魂。

    少女板着脸,走近镜子,几乎和镜子贴到了一起,死死瞪着镜子中的自己。

    “雯雯,你在看什么呢?来,水果洗好了,你喜欢吃的草莓……”

    身后响起男人慈爱的声音。

    女孩和镜子拉开了一些距离。

    我的视野拉远,镜子中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长相富态,小眼睛,看起来像一尊弥勒佛。

    女孩转身,接过了男人手中的水果盘。鲜艳欲滴、诱人食欲的草莓没引起女孩一点儿反应。她阴沉地瞪视草莓,忽然扬手,将一盘子草莓全摔在了男人的脸上。

    这一变故让我措手不及。

    男人倒是淡定,很无奈地说道:“怎么了?谁惹我的小公主不高兴了?你不喜欢草莓,还有……”

    “我不要吃这些!我不要吃这些东西,我不要你当我爸爸,我不要这张脸!”女孩发狂地大叫,歇斯底里地捶打男人,“都因为你!全都因为你!我为什么要当你的女儿!你看我这张脸多难看!全因为你!”

    我很错愕,因为错愕,我的身体都僵住了,居然就看着女孩冲出了刚才所站的位置,和我分开。

    我回过神,更加错愕了。这次却不是因为女孩无理取闹的表现,而是因为我居然和女孩分开了!这和之前的梦境可不一样!

    “都是爸爸的错,都是爸爸的错!你别哭,别生气!爸爸已经联络好了,下个月就能送你去a国,做整容手术。你一定会变得漂漂亮亮的!”男人哄劝着。

    我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脑海中好像闪过了一道电光。

    我的视膜中也出现了闪电,周围的场景变成了黑暗的山路。

    “哇哈!”

    “噢噢噢!”

    轰轰轰

    轰隆隆!

    哗啦啦……

    年轻人的叫喊声、摩托的轰鸣声、雷电暴雨混乱地叠加在一起。

    古典音乐突然插入,取代了这些声音。

    我的视野亮了起来,看到了舞台上翩翩的芭蕾舞演员。

    “你要以前有钱,我就能学这个,现在也能一样登台表演了。”女孩厌恶地说道。

    男人赔罪:“是爸爸不好,爸爸要早点赚钱,你现在肯定是芭蕾舞演员了。”

    轰轰轰

    油门声压过了音乐。

    风呼啸,声音不比油门声小。我都能感觉到风刮过脸颊和身体的轻微痛感。

    暴雨倾盆,打在身上更为疼痛。

    “哇噢噢噢噢噢”女人欢呼雀跃。

    山路拐弯,刺目的光突然从前方射入眼睛。

    我感受到了天旋地转和撕裂般的疼痛,刹车声、金属摩擦声、灯光、火花……所有在一瞬间爆发,目不暇接。

    紧接着,就是男人的哭声。

    “雯雯……雯雯……雯雯……”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都是你!都是因为你!都是你的错!”女人尖锐地谩骂。

    “大师,求求你救救雯雯。”男人痛苦地说道。

    “救是可以救,但令千金的身体……您需要给她物色个新身体。”苍老而平静的声音响起来。

    种种画面不断闪烁,我都无法看清那些场景。声音和画面并不匹配。我耳中听到的是老者的声音,眼前闪过的却是恶灵在家中作祟,男人又惧又爱的神情。

    “新身体……我需要一点时间……”

    “没关系,令千金的怨念颇深,这才刚死,就已经变作了厉鬼。呵……我暂且镇压着她的鬼魂,你可尽情去寻找合适的身体。不必着急。多一些选项,对令千金来说会更好。”

    画面再次闪烁,十二张少女的脸庞一晃而过。

    我看到了常盈、杨扬、卜晓丹,耳中则听到了古怪的咒语,神秘莫测。

    “李雯……李雯……李雯……”

    一声声呼唤夹杂在咒语中。

    少女的脸庞逐一定格。

    很奇特的,我好似同一时间,身处在了十二个空间,面对十二个少女。

    而她们,逐一发现了“我”的存在,或怔愣、或疑惑、或惊恐地等着“我”。

    这一刻,我听到了女人的笑声,亦如之前在胡乱中听到的,张扬肆意,又多了股恶毒贪婪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