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287章 寻找

第287章 寻找

    周主任原本安详的神情变成了一种空洞。她眼睛都不眨一下,跟个人偶似的,但走路的动作并不僵硬,反倒很自然,身体还很平稳,一点儿都没有上了年纪的感觉。

    那个黑衣男人就跟在周主任一步远的后头,当他也走出了卧室,卧室的门自动关上了。那又是悠长而令人感到不安的声音。

    男人的脚步声配合着那声音,有种奇异的节奏。

    周主任和黑衣男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子,大门也随之关上。我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慢慢往楼下去,一点点变轻,最终消失了。

    “奇哥!奇哥,你看什么呢?”瘦子不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回过了神,发现所有人都看着我。

    陈晓丘见我回神,就将视线转到了我刚才看到地方,在大门和卧室门之间徘徊。

    “奇哥,怎么了?”胖子问道。

    “就是有些担心周主任。”我扯了扯嘴角,“钱阿姨是一个人照顾周主任吗?这样有些忙不过来吧?”

    钱兰回答道:“没办法,事情都赶一块儿了。我几个兄弟姊妹家里面都有老人,我公公年纪也大了,老公就在那边帮忙。我女儿女婿经常过来看看,兄弟姊妹也搭把手,也不算忙不过来。”

    “哦。周主任这样,不用住院吗?”我有些心急,又不好直接说要去看看周主任的情况,免得惹人怀疑。

    “医院也不收啊。我妈这样,只能养着,住院也没什么治疗的。”钱兰叹气。

    “人老了,没办法。周主任这样已经算好的了。”胖子说了一句,“我们今天打扰您了。您要照顾周主任,还要招待我们。”

    我吁了口气。胖子这一接话,就是有了告辞的意思。

    “哪儿的话。也是我叫你们来的。本来以为能帮上忙的。”钱兰笑道。

    “今天真是打扰了。我们再看看周主任,就走了吧。”陈晓丘也聪明。

    话题自然转到了这上面。

    钱兰点点头。

    钱兰走得不快,我只能压着步子跟在后头。

    卧室的门被钱兰扭动开,并未发出之前黑衣男人开门时的瘆人响声。

    我先迫不及待地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周主任好端端躺在床上,脸色还红润着,胸口有微弱起伏,呼吸平稳,并无问题。

    我看到这场景,就疑惑了。

    难道我刚才看到的不是周主任被死神带走的经过?那个黑衣男人,虽然面容似乎和我在“门外的人”事件中看到的不一样,但打扮是一模一样的,应该是死神不错。转念一想,那个死神似乎是在小区的某间房等死者灵魂上门的,没有亲自收割灵魂……也不是没有亲自收割灵魂,那个因为门牌号弄错,走错了门而逃过一劫的老人就是死神亲自上门来找的。青叶的人也因此拍到了死神的模样。

    我的思路有些混乱。

    瘦子捅了我一下。

    我暂时压下了那些想法,就看到郭玉洁和胖子正在跟钱兰说废话,刚才应该是他们在给我争取时间观察周主任,加思考那个有关死亡后灵魂去处的问题。只是,这样的废话说多了,钱兰都有些疑惑了。

    “我们就不打扰您了,钱阿姨。”我深呼吸,开口道。

    “哦。行,行。我送送你们。”钱兰说道。

    我们几个忙拒绝了,鱼贯出了钱兰家,钱兰还站门口目送我们。

    等出了楼,确定钱兰没热情到在窗户跟我们挥手告别,我才吐了口气出来。

    “林奇,刚才怎么了?”郭玉洁问道。

    “你看到鬼了?”陈晓丘问。

    瘦子看向胖子,“你什么都没瞧见?”

    胖子一脸茫然,“没有啊。”

    “你到底有没有开阴阳眼啊?”瘦子狐疑问道。

    “我也很想知道有没有开。”胖子郁闷道。

    我只好跟他们讲了我看到的事情,再将那个“门外的人”事件说了。

    “真的假的?”郭玉洁瞪圆了眼睛。

    “我骗你干什么?”

    “那他们现在会不会还在路上?”陈晓丘突然说道。

    我们四个都安静了,连脚步也变得沉重,慢慢停了下来。

    “他们会去哪里?”陈晓丘又问。

    我们互相看了看。一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他们应该不会坐车吧?”瘦子干巴巴地说了句话。

    “步行……怎么走?”郭玉洁是行动派。

    这我还真不知道。

    之前来的时候,就是网上搜了路线,胖子开车,从单位直接到了这儿。

    “应该是不远。”胖子掏了手机出来。

    搜到了路线后,我们跟着胖子去取车,驶出了这个小区,上了马路。

    胖子特地放慢了车速,还好天已经晚了,这儿又是居民区,开这么慢也不会碍着谁。

    “要有五六站路的距离。”瘦子瞄了眼导航,“坐车还好,步行得走很久吧?”

    “这样走,也……”郭玉洁一副纠结的模样。

    “可能顺路还要带上其他人。”陈晓丘说道。

    “那种传说里面都是带一串的人吧?”瘦子说道。

    这么想想,真是吓人。

    我坐在副驾驶座,又是唯一能看到周主任和那个黑衣男人的,自然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有路灯,有车灯,视野倒不错,可我一路上,都没看到那两个身影。

    过了两条马路了,瘦子突然说道:“如果还要带其他人,他们走的就不是直线了。”

    “我们走的也不是直线啊。”郭玉洁脱口而出。

    车里面安静下来。

    “前方五十米路口左转。”导航的提示音响起来。

    “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去那里,我们到那儿等着吧。”陈晓丘拿了主意。

    “我说啊……如果真的是……我们这是要干嘛?瞧个热闹,满足好奇心?”瘦子问道,“我们几个又看不到。”

    车内又安静了。

    “你们在路口放我下来好了。”我心中一紧,赶忙说道。

    “奇哥,就是看不到,也能听你直播啊。再说了,人多好壮胆嘛。”刚说了那话的瘦子又马上自打脸了。

    我知道他是关心我,可周主任和黑衣男人既然只有我能看到,说明这事情和我有些关系,应该是我能看的事情。他们看不到,这样跟过去……

    “古陌有句话讲的很对,不要作死。”我郑重说道,“我也就去看一眼,你们就离得远一些吧。”

    我如此坚决,他们也就应了我的要求。

    车子停在了路口处。

    我下了车,又被瘦子提醒,将手机改成了静音,还约定了向他们汇报自身安全状况的时间间隔,这才往前走。

    眼前的路有两排路灯亮着,左右手都是六层楼的住宅楼,左手边一片漆黑,右手边的房子好多人家亮着灯。走过这条诡谲的路,一转弯,我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区入口。

    工农六村。

    门卫的灯亮着,只有一个五六十岁的门卫大爷在里面看平板电脑。他背后的小区内,只有昏黄的路灯,上方空间没有一丝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