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252章 编号055-故事接龙(1)

第252章 编号055-故事接龙(1)

    事件编号055

    事件代称:故事接龙

    委托人:韩冬冬

    性别:男

    年龄:20

    职业:学生

    家庭关系:父母

    联系地址:民庆市玫瑰园号室

    联系电话:138

    事件经过:

    2009年6月13日,委托人第一次到访。音频文件05520090613wav。

    “韩先生,这位是……”

    “这是我女朋友,曹荔。”

    “您好,曹小姐。”

    “你好,你们好……我……”

    “不必紧张,请详细说一下您二位碰到的事情吧。”

    “嗯。事情起因是五月份的时候,五月二十五日,曹荔生日,她们寝室的人就组织了一次聚会,把全班都请去了。”

    “我闺蜜是班长,还在学生会担任干部,她很喜欢组织活动,在班里人缘也特别好。”

    “我们都是一个班的。”

    “嗯,好的。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苗嘉芸,就是她那个闺蜜定了个别墅,可以开那种,全班都去了,准备二十四号一直到二十五号,要通宵庆生。还没到十二点,别墅突然停电了。她打电话找了出租别墅的,保险丝断了,一时也修不好。我们就开了手机的照明,还有蜡烛什么的。他们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气氛好,一起讲鬼故事。有女生害怕,苗嘉芸就说来故事接龙好了,她开个头,是鬼故事,但最后是怎么个结局,大家都参与到里面。听起来挺有意思,所有人都同意了。”

    “嗯。”

    “苗嘉芸讲的故事,说是她老家那里发生的真事。她老家那儿有一家医院,那里的病人会无端端失踪。人没了之后,家属一开始也闹啊,闹个几天,就好像失忆了一样,都不提这事情了。”

    “嘉芸还说,她们那儿的记者都做过报道,怀疑是器官买卖,病人家属被威胁封口什么的。可一转天,那些记者就说自己没做过这种报道。”

    “这听起来就是一个故事。”

    “对。这故事很不合逻辑吧。真要有人失踪了,完全消失了,知情人都不提了,那这事情就不可能传出来,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是这样。”

    “当时也有人这么说了。可话题马上被岔开了。本来就是讲故事。嘉芸多加了一句她老家发生的真事,才有人挑刺。我们后来接龙,还有人把这个圆上了,说只有接受第一手资料的才会失忆,其他人都会记得这事情,还有人说那其实个异空间,也有人说是医院里的鬼将人拖到了床底下。”

    “第二个接龙的说是鬼将人拖到了床底下,接着的人都在讲鬼故事,讲得没什么好讲的了,后面的人就有了什么异空间,还有各种规则,变成科幻故事了。然后到了曹荔她们。”

    “我们几个女生收尾,就是个爱情故事了。有个人被鬼拖到了异空间,她男朋友历经千辛万苦,把她救了,两人重逢,到我正好是圆满大结局。”

    “我们玩这个的时候是有些争执,就逻辑上那些问题,但总体都挺开心的,中间也没发生什么怪事情。到最后故事讲完,他们还起哄,我和曹荔亲了一下,又吃了生日蛋糕,差不多就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在别墅里面睡了半个白天,才散了,一起回了学校。”

    “那天也没发生什么事情。第二天是周一,我们班一早上就有一节专业课。我们寝室,还有他们寝室到的时候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有个寝室的四个男生一直没来。老师点名的时候,我们都听着不对。”

    “老师了一个人。”

    “嗯,就点了他们寝室的三个人。”

    “他们在上课中途的时候才冲进来。三个男生都很害怕,说他们寝室的王洋不见了。王洋是他们寝室最认真的一个,寝室长,另外三个都是不定闹钟的那种人,全靠王洋叫起来。我们班一开始没听懂他们说什么。他们吵吵嚷嚷的。老师骂了一句,然后又问他们王洋是谁。”

    “原来老师点名没点到王洋,我们就只是觉着怪。老师问王洋是谁,我们……王洋他……”

    “他真的是好学生,从来不迟到,不翘课,坐前排,下课还会问老师问题。专业课老师大一的时候就给我们上过课,这学期开课的时候,还记着汪洋呢。”

    “当时吵得厉害。嘉芸到讲台上,跟老师还有那三个男生讲话。嘉芸还拿了老师那边的学生名单,我在下面就看到嘉芸……嘉芸的手在抖。她被那个名单吓到了,直接就尖叫起来。那上面……那个名单上面没有王洋……王洋那一行是空白。老师说,说这个学生不是……不是大一没开课就退学了吗……”

    “我们都跟王洋当了两年多的同学了!不说每天见面,但也算是相处两年多了啊!”

    “呜呜……”

    “这之后,我们去找过辅导员,去过教务处,都说王洋是早就退学了。他们寝室的三个人说,王洋的床铺是空的,原来的东西,一夜之间就全没了!”

    “呜呜呜……”

    “王洋是第一个,后来,每天,都要少一个人……都是这样,不见了,除了我们班的同学,没人记得。”

    “嘉芸也失踪了……我给她妈妈打电话,她妈妈问我是谁,还说她从来没生过孩子……呜呜呜……”

    “呼……就……就是这样……”

    “苗嘉芸的故事是从哪儿听来的?”

    “她有回忆过,没想起来。我们最开始也怀疑这个。苗嘉芸讲不清楚,说很久以前听不知道是同学还是亲戚说的。她就记得个大概,跟我们讲的时候,可能不全部对。她也急了,失踪前几天一直打电话回老家问人。还有其他同学,都有求神拜佛,可还是……”

    “嘉芸失踪前有说打听到了。那时候在寝室,我在厕所,她在寝室里面叫了一声,我急忙忙出来,她……她就不见了……”

    “嗯。能打听到,也就是说,这个故事还是有根源的。”

    “应该是的。我们不知道怎么查……”

    “您知道她老家在哪儿吗?她母亲的联系方式能给我们吗?”

    “可以的,我现在就给你们。”

    “这样看来,你们目前的处境有些危险。失踪有没有顺序?”

    “我们排过,是按照出生年月。再有五个,就到冬冬了……”

    “这样啊。我们事务所有制作一些护身符,但你们碰到的这个情况有些特殊,我们不确定能不能派上用场。你们要是方便,我建议你们在我们事务所暂时住下。”

    “啊……这……”

    “需要睡大通铺,生活方面会比较不习惯,但安全性会高很多。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学校也不能……不能去吗?”

    “这是当然的。”

    “哦。那我们考虑一下。”

    “嗯。我们也会立刻进行调查,希望能早日解决这件事。对了,那间别墅是在哪里?”

    “哦,地址我发给你。”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