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第223章 抓奸

第223章 抓奸

    我反射性地就想到了刚才那段梦境中,父子二人提到的“顾阿姨”。

    原来我之前推理有错,不是女人死了很久,那个男人才结识了新人,想要再婚,而是早就有了外遇!

    如此一来,我之前猜想的凶手,就有更大可能性是他们了!

    我顿时有些激动,有种拨开迷雾的感觉。我甚至期盼地看向女人。

    这会儿该去捉奸,然后和对方吵架、争执,再被杀害了吧?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变态扭曲。

    即使是无法改变的过去,这也是一条无辜人命,这样期待看到对方的死亡真相,算什么?我又不是破案的警察,对这个女人来说,我是有可能毁掉她鬼魂的另一个凶手。

    这么一想,我激动的情绪就淡了。

    手机中传来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小林在劝说,那个男人则义愤填膺,恨不得冲去揍搞外遇的姐夫一顿。我也从他们的对话中猜出来,这男人是女人的弟弟,小林则是女人的弟媳。

    女人呆了好久,才开口:“他们在哪里?”

    “凯悦饭店。他们刚点了菜,姐,你快过来,我们盯着。”女人的弟弟快速回答。

    女人拿起了手机,匆匆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她很慌乱,等电梯的时候,按了好几下按键,最后忍不住,从楼梯下去。下楼过程中,她还摔了一下。

    在小区门口打了车,女人一路抓住座椅,眉头紧锁,眼珠子不安地在眼眶中打转。她的身体都在轻轻发抖。

    司机关心问了句:“小姐,你身体不舒服啊?”

    女人迟钝地摇头。

    司机见状,也不说话了。

    到了那家凯悦饭店,女人下车后,在饭店门口呆呆站了几分钟。门口的迎宾小姐上前询问,女人这才醒过神。

    “我约了人,他们……他们已经到了。”她哆嗦着摸出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弟弟。

    很快,有人从饭店里面跑出来,是个和女人眉眼很像的男人,叫了声“姐”,脸上还带着压抑的怒气。

    女人板着一张脸,跟弟弟进入饭店,去了他们的桌子。

    小林是个长相温婉的女儿,同情怜惜地看着女人,拉着女人坐下,给她指了指旁边关着门的包厢。

    “就在那儿呢。”

    “真的……真的是……说不定是弄错了……”女儿声音低哑。

    “我们两个人,还都能看错了?他们一开始都没关包厢门,进来的时候,就牵着手呢!”男人咬牙切齿,“朱沛那个混蛋,我待会儿打不死他!”

    “你别乱来!”小林低低骂了男人一句。

    女人双脚蹭着地面,手揪着自己的衣服,一脸惨白。

    小林更冷静些,说道:“待会儿应该还有服务员送菜,你看一看……”

    正说到此,就要服务员端着菜,开了包厢门。

    我看过去,就见包厢内三个人,那对父子赫然在座。女人的丈夫身边坐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论长相气质,和女人不相上下,也不见穿着多华贵。

    记得这父子二人提过,这个姓顾的女人是离异的,还有个念初中的女儿。

    排除美色和金钱这两条,难不成,这女人的丈夫是因为真爱,看上了这个姓顾的女人?那她的儿子呢?怎么就能接受自己的父亲这样外遇,对不起自己的母亲?

    我看向女人。

    女人的脸已经不是惨白了,而是灰败,眼中都满是绝望死寂。

    这让我又心生疑惑。

    那三人坐一桌吃饭,要说是有问题,当然可以这么想,可要说三人清清白白,那也没问题。他们的表现没有丝毫暧昧,除了在一间包厢吃饭外,并无其他明显的现象。

    外人倒有可能直接认为这是一家三口。

    即使如此,女人看起来受到的打击似乎也太大了些,又不是捉奸在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是个男人,不能理解女人的心情,还是说,我不能理解这个女人对婚姻、感情的洁癖程度。

    女人弟弟和弟媳的表现,倒是很合乎情理。

    弟弟还在说要冲进去打人的事情,弟媳则压着自己的老公不要在这儿闹事。

    “姐,你想好……想好接下去要怎么做了吗?”小林小心翼翼地问道。

    包厢的门已经被关上了。

    女人摇了摇头。

    “那我们先陪你回去吧。你好好想想。”小林说道。

    “就这样走了?这样,他以后不是可以抵赖否认了?”弟弟不赞同。

    “我想回去了。”女人低声说道。

    当事人如此决定,作为弟弟,也没其他办法,只能生着闷气,叫了服务员来结账。

    三人都没想到的是,包厢门从内打开,女人的丈夫拿着手机匆匆走出来,一行人撞个正着。

    女人的手机在此时响起。当她丈夫挂了电话,女人的手机铃声也停了。

    尴尬的沉默。

    女人的弟弟脾气暴躁,早就想要打人了。这回再也没人能拉住他,他狠狠一拳打了过去。

    这么大的动静,饭店里的人都被吓到了。

    “你这人渣!敢背着我姐姐有外遇!那个贱人是谁?啊?那个贱人是谁?”

    “你别这么说!”狼狈不堪的情况下,这男人还不忘护着那个姓顾的女人,“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那是我一个老朋友,几十年没见……我们什么都没做!”

    女人眼泪掉了下来,没说话。

    包厢门的始终关闭,女人的弟弟想去开门,被自己姐夫拦着,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

    这样的打斗持续了几分钟,包厢门终于开了。

    年轻人走出来,一脸羞恼,“舅舅,爸,你们别打了。舅舅,这真是误会。那是爸爸老朋友,爸爸想着给我介绍实习机会。”

    小林忙打圆场,“原来是误会。你也真是的,老是这暴脾气,多大的人了啊。姐夫,不好意思啊,你看这闹得……”

    “什么误会!他们俩那样拉拉扯扯,还老朋友?老情人吧!”弟弟不依不饶。

    女人待不下去,转身就出了饭店。

    我自然只能跟着女人。

    就我刚才所见,那对父子的托词,在场根本没人相信。就是那些不相干的服务员,都露出不屑之色。他们三个在进入饭店后,显然是有些暧昧拉扯动作的。

    女人在街上徘徊了大半天,跟个幽魂一样,到天黑了,才不得不回去。

    到了女人家门口,我发现大门上有些印子。女人没注意到这些,掏钥匙开门。

    我闻到了一股清洁剂的味道。

    室内灯火通明,父子二人都在家,还都在厨房。

    “你忘了关火,家里面差点儿烧起来。要不是邻居叫了物业和消防,还不知道要出多大事情呢!”男人脸上还有被打伤的青肿,语气不善地埋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