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歌星 > 第161章 王道之战

第161章 王道之战

    大屏幕上显示着后面有第7号桌、21号桌和15号桌三桌客人正在排队等唱。

    孙彦瑧一坐下就兴奋了,低声叫着:“咱们也赶紧排队!争取拿到这个时间段的冠军,吃他一顿霸王餐!”

    黄国仑被孙彦瑧逗笑了,扫了眼周围,疑说:“来吃饭的人不少啊,但排队唱歌的人怎么不多啊,就三桌人在排队?”

    孙彦瑧猜:“八成是怕露怯,这可不是ktv谁上去都能唱。你看那边舞台上,只有吉他和键盘两种乐器,并且没有伴奏乐,来这唱歌的客人必须自己给自己伴奏,要不你就纯清唱。在这样的条件下,没两把刷子的人可不敢随便上去挑战,否则让客人投票给轰下去那就丢人了。”

    黄国仑好奇问:“还能轰下去?”

    孙彦瑧指着桌面上的小字讲:“当然了,你看这规则写的很明白啊,客人的演唱要是被观众打分成负三十分或更低,会立刻消音被请下台,并且本时间段都不能再登台了。”

    黄国仑笑说:“哦,这老板还挺聪明的,这么设定规则,可以防止捣乱的人故意上去瞎唱打扰其他人吃饭。”

    “嗯,音乐王道的演唱规则越来越完善了,比我上回来好玩多了。我上回来客人还不能打分呢,但现在老板已经把打分权交给客人了,我觉得这样更合理。”

    黄国仑点头表同意,他看了一下桌子上的打分键,从“负五”到“正五”一共有十档。观众可以根据喜好程度为登台者的演唱打分。

    这么算来,如果登台者唱的不怎么样,很容易就被打出负三十分轰下台。

    怪不得排队唱歌的人并不是很多。

    在音乐王道敢于上台献唱的,八成都是有点演唱功力的。

    孙彦瑧告诉黄国仑:“这顿饭应该我请你的,感谢你带我们班排练合唱。我先登台唱歌,看看能不能拿到这个时间段的第一名,嘻嘻,要是能拿,这顿饭就当我请你了。我要拿不到,你再出马请我吃霸王餐。”

    孙彦瑧说着便按下了排队键。

    他俩坐的是20号桌,大屏幕上即刻出现了20号桌的排队信息。

    黄国仑笑话孙彦瑧:“你别老说霸王餐霸王餐的,给别人听到笑话你。还有我很好奇,你会弹吉他或者键盘吗?”

    孙彦瑧傲傲的讲:“你别小看我哦,我也有点音乐天分的,一会儿让你大开眼界!”

    “好吧,那我就等着‘大开眼界’了。咱们先点餐吧,饿着呢。”

    “往死里点,今晚咱们一定要吃霸王餐!”

    孙彦瑧对于这个时段的冠军,俨然是势在必得了。

    不过就在他们点餐时,新登台的7号桌客人的演唱,劈头盖脸的给了孙彦瑧的夺冠信心泼了盆冷水。

    这桌登台的是个戴着黑框眼镜、留着络腮胡、一身文艺范儿的大叔,他这形象要在街头卖唱感觉会特有范儿。

    他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了张玮玮的《米店》,一张嘴,整个餐厅都变得安静了。

    “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在寻找你自己的香……”

    大家都被7号桌这大叔温柔动人的民谣嗓给打到了。

    黄国仑一耳朵就听出来,这大叔演唱功力不一般。

    他很有可能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职业民谣歌手。

    整个餐厅都沉浸在了这大叔为大家营造的《米店》氛围里,心灵如洗:

    “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

    “你的舞步/划过空空的房间/时光就变成了烟”

    “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

    黄国仑从液晶显示屏中看着这大叔不动声色的演唱,其气息之稳,气场之淡定,他更加确信了,这人的水平绝不是普通食客能有的。

    这大叔肯定是个常年唱歌的主儿,他来音乐王道,这也是奔着霸王餐来的啊!会不会是在乐坛混的不如意,来这餐厅里唱歌蹭饭吃来了?在音乐圈里挨饿的人可不在少数。

    孙彦瑧被7号桌这大叔的歌喉给镇住了,很有自知之明的讲说:“这大叔唱歌真好,我感觉我干不过他,要不还是你上吧。”

    黄国仑笑着怂恿说:“你先来,你不行我再上。”

    孙彦瑧苦笑:“我感觉……我肯定不行。这大叔唱歌完全就是歌手级的,我只是ktv的水平,怎么和他比啊。”

    黄国仑笑话孙彦瑧:“你刚才不是还让我等着大开眼界呢么,怎么现在变怂了?”

    “我不是怂,我是真觉得我唱不过这大叔。他唱的太好听了,咱们给他打多少分啊?”

    7号桌的大叔演唱临近尾声了,其他桌的顾客陆续给大叔打了分,孙彦瑧手抖的也准备给大叔打分。

    黄国仑把打分权交给孙彦瑧:“你打吧,只要别给人家打负分就行。这样的演唱要是得负分,那就太没天理了。”

    “我怎么可能给他打负分。”孙彦瑧觉得黄国仑看低她了,撅了撅小嘴,讲说:“咱们给他打一分,怎么样?”

    黄国仑笑说:“随便你了,你觉得多少就是多少。”

    孙彦瑧犹豫了一下,最终没能抵过良心的谴责,给7号桌的大叔打了两分。

    7号桌的大叔演唱结束。

    舞台上方的大屏幕上即刻出现了他的得分汇总:

    137分!

    “哗哗哗——!”

    食客们和服务生齐齐的给7号桌这大叔鼓起了掌。

    他得的这个分数比刚刚13号桌的客人高了整整35分!

    强势占据了这一时段排行榜的第一名!

    音乐王道一共有41张餐桌,除了演唱者所在桌无权为其打分外,其他餐桌的食客都可以为演唱者打分。

    理论上,演唱者的最高得分是200分。

    不过这晚音乐王道并没有坐满,目前只有36桌客人在用餐,只有35桌客人有权打分。

    演唱者的理论最高分是175分。

    但有些桌的客人并不愿意参与打分,除非是特别打动他们的演唱,或者是特别让他们难以下咽的演唱,他们才会打分。还有一些桌的客人出于竞争关系,会给演唱者打负分。

    7号桌大叔目前得到的这137分,占了175分总分的78.3%,这个得分率已经非常高了。

    要搁一般时段,这个得分率已经能拿到同时段的第一名了。

    不过每晚的七点到八点、八点到九点这两个时间段竞争会非常激烈,78.3%的得分率到底能不能拿到时段冠军,还不得而知。

    为了公平起见,音乐王道的竞争都是以得分率来算的,这样演唱者表演时无论有多少桌客人在吃饭,都不会影响他们的得分率。

    黄国仑和孙彦瑧他们这桌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

    音乐王道的菜品就像他们的装修,有着独树一帜的风格,全是创新型的菜品。

    像是黄国仑和孙彦瑧这晚点的脱骨脆皮鸭、玉笋带鱼卷、柠檬糖醋元宝虾、松露素牛柳、糖果云吞,在其他餐厅就很少吃到。

    虽然价格不菲,这五个菜加饮料,再加服务费,要七百多块钱,但这些菜的味道以及用餐环境,绝对值这个价码。

    两个人一边看着现场的表演,一边闲聊着吃饭。

    紧接着7号桌大叔出场的21号桌客人,同样是个大叔。

    但这大叔的演唱水平明显不如7号桌的胡子叔那么有质感。

    21号桌这大叔的水平可能连ktv级都谈不上,但他居然清唱了李圣杰的《痴心绝对》。

    他开始唱的还行。

    但到了副歌阶段,没有乐器伴奏,他的清唱就显得太干瘪了,还有点跑调。

    不过他用情极深,任谁都能听出来他心里有段痴心绝对的伤痕。

    他撕心裂肺的喊着:

    ……

    “曾经我以为我自己会后悔/不想爱得太多痴心绝对!”

    “为你落第一滴泪/为你作任何改变/也唤不回你对我的坚决!”

    “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你的一切”

    “你又狠狠逼退我的防备/静静关上门来默数我的泪”

    “明知道让你离开他的世界不可能会/我还傻傻等到奇迹出现的那一天”

    “直到那一天你会发现/真正爱你的人独自守着伤悲!”

    “直到那一天你会发现/真正爱你的人独自守着伤悲!”

    ……

    这大叔真情吐露的唱法,谈不上动听,却极为真挚,还挺打动人的。

    客人们没有因为这大叔唱歌不好听就给他集体打负分,他居然操着不是那么动人的嗓子把这首歌给唱到了结尾。

    这种用灵魂在唱歌的唱法是值得大家打正分鼓励的。

    孙彦瑧和黄国仑商量着打分:“给这大叔打个三分怎么样?”

    黄国仑笑着问孙彦瑧:“比刚才那个还高一分?”

    “嘻嘻,鼓励鼓励嘛。”

    孙彦瑧羞甜一笑,自做主的给21号桌这大叔打了3分。

    这大叔演唱结束,最终得分55分。

    这得分有点寒酸,没有任何的竞争力。

    看来大部分食客都还算理智,没像孙彦瑧打分这么情绪化。

    这大叔得分虽然不高,但他玩的却很高兴,吃完歌后抱拳向众食客们致谢。

    大家也都给这个歌路很深情、性格很开朗的大叔致以了热烈的掌声。

    孙彦瑧吃着虾同黄国仑聊说:“听了这大叔唱的,我又有点信心了。”

    黄国仑提醒孙彦瑧:“你先少吃点啊,再下一个就是你了。吃太饱,你再唱吐了。”

    孙彦瑧笑说:“我知道,我还没怎么吃呢。半天了都是看你在吃,你别吃太多待会唱吐了。咱们今天能不能吃成霸王餐,还得看你呢。”

    黄国仑笑话说:“你怎么老想着吃霸王餐啊,这儿的东西还挺好吃的,气氛也不错,给老板个面子,付钱吃也挺值的。”

    “你熟么意思?”孙彦瑧一怔:“你不会不想唱了吧?”

    “我无所谓啊,唱不唱都行,我今天比较饿,得把肚子先填饱了。咱们来这是为了吃饭的,不能舍本逐末忘了这个正题啊。”

    美女的好胜心往往都很强,孙彦瑧便是如此,攥着拳头赶紧给黄国仑打气:“老黄同志,咱们不是来吃饭的,咱们是来吃霸王餐的!你要搞清楚这点!这顿霸王餐我要拿不下来的话,你必须顶上给我拿下来!”

    黄国仑被孙彦瑧气势汹汹吃霸王餐的样子逗的笑死了,故意不以为意的讲说:“霸王餐它也是餐啊,我得把这餐先吃好了再说。……啧啧,这素牛柳做的真不错,口感真好。你也尝尝?”

    “我不尝!我吃几个虾就准备上战场了!”

    孙彦瑧已然跃跃欲试准备慷慨就义了。

    新登台的21号桌客人却又把孙彦瑧给震了。

    这是一位论长相能被孙彦瑧甩十八条街的长得比较不自然的姑娘,她略显拘谨的坐到了电子琴前,感觉性格好腼腆。

    但等她弹起琴来,她身上立刻挥洒出了一种气定神闲的高手气场。

    再一张嘴,全场食客都被这姑娘的歌声给掌控住了:

    ……

    “你给的回忆太好/像刺青很难抹掉/我一直保持微笑/真的我别被你看到”

    “我逃进汹涌人潮/寻找藏身的一角/我眼泪不敢掉/我快要受不了”

    “忘记了拥抱/忘记了微笑/忘记我们曾经是那么那么样的好/我们都太骄傲/话说的太早”

    “是谁的怀抱/是谁在苦笑/回过头是谁偷偷把眼泪擦掉/抱歉是我/傻得可以/是我/不好”

    ……

    她唱的是a-lin版的《忘记拥抱》。

    她的歌喉居然和a-lin也有着极高的相似度。

    这极具张力的歌声,从第一句开始,就把不少人的心给抻住了。

    闷头吃菜的黄国仑,听到这姑娘开嗓后,亦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分了一半的注意力来听她唱歌,留着另一半注意力继续在吃菜。

    21号桌这姑娘仅一段歌唱完,餐厅里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掌声。

    孙彦瑧嘴里叼着半只虾,一直就没来得及嚼。

    “你发什么呆啊,赶紧吃啊!”黄国仑笑着催孙彦瑧。

    孙彦瑧使劲嚼了几口虾,像受气包似的苦说:“这些人都是专业歌手来蹭饭的吧!她唱的也太好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