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歌星 > 第64章 男高一丈

第64章 男高一丈

    “我要……”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柔媚的笑容,孙彦瑧居然唱起了任素汐的《我要你》:“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黄国仑被孙彦瑧给逗的差点没让自己的口水给噎到。

    化身成老狼,他饶有兴致的和孙彦瑧对起了歌:“送你,美丽的衣裳?看你,对镜贴花黄?这夜色太紧张?时间太漫长?我的姑娘,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黄国仑每一句歌都是带着疑问的语气在唱,给孙彦瑧笑死了:“哈哈,别人要看见咱俩在门口唱歌,一定以为咱俩是神经病呢。”

    “谁让你瞎起头的。”

    “说正经的,我想让你帮我们班指导一下下个月要举办的班级合唱比赛。你应该知道吧,作为校庆的后续活动,高一的十个班要举办一个班级合唱比赛。哪个班脱颖而出了,会代表学校去参加明年区里举办的以班级为主体的合唱比赛。”

    黄国仑知道这事,问说:“这不是孟老师负责的吗?”

    “孟老师是指导最终脱颖而出的班级去参加区里的比赛,但之前孟老师不管,让各班自己组织。我之前带着我们班的学生排练了一下,效果……嗯,惨不忍睹。我们班除了张晶的古筝弹的很出彩外,只有个男生会弹钢琴,就是我之前跟你讲过的那个东方亮。其他学生的音乐细胞都不怎么样。想要脱颖而出,我们必须得来点特别的。我觉得你写歌很棒,又会辅导学生,我们班的学生要是能被你辅导一下,一定会有很好的表现。最好能让他们唱你的歌去参赛,这样就更有亮点了。”

    “你想让你们班学生唱《悲了伤的老王》去参赛?”

    黄国仑喝的脑袋有点晕,这个问题问的十分短路,当然他也有点逗闷子的意思。

    “你别闹!”

    孙彦瑧气的差点没用高跟鞋尖去踢黄国仑的小腿:“我是说让你新写一首歌,或者帮我们班的学生们改一首经典的歌去参赛。这样我们班获胜的机会才大。你知道的,我们班的文体表现一直很出色,这次合唱比赛,我可不想让我们班落后。怎么样?你帮我们班一次,就当送我的生日礼物了。”

    “你言重了。就算你不过生日,你跟我说这事,我也肯定帮忙啊。”

    “太好了!”孙彦瑧喜上眉梢:“那从下礼拜开始,你可得抽空带我们班排练啊!”

    “行,没问题。你赶紧回去吧,别冻感冒了。车到了,我先撤了,你们玩好。”

    走之前,黄国仑又嘱咐了一句:“你少喝点酒啊,别像我似的,吐了,忒难受了。”

    孙彦瑧莞尔一笑:“你放心吧,我喝的大部分都是红茶,只兑一点酒,醉不了。”

    “还是你聪明,呵呵,下周学校见了。生日快乐。”

    “代我向桃子问好,告诉他,我想他!”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孙彦瑧目送着黄国仑上了专车,才回酒吧继续生日趴。

    本来孙彦瑧还想再放松的好好玩一下的,但黄国仑走了以后,孙彦瑧的魂儿就像被拽走了一半,怎么也嗨不起来了,玩了没一个小时,她也撤了,回家去睡觉了。

    黄国仑这边唱了一首《悲了伤的老王》后,不知道是不是被老天爷调戏,他回家约的这专车司机也姓王,是个四十多岁的“疯狂”老王。

    这王师傅不知道是过于热情了,还是上帝在下智慧雨的时候他打伞避开了,沉默的开了一会儿车后,他可能觉得车里太闷,就问黄国仑想听歌吗?

    黄国仑往后座上一靠,倒是想听点悠扬的音乐来平缓一下心情,就和王师傅讲听听吧。

    结果这王师傅没放电台音乐,而是自己声情并茂的唱了起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就像被泼了盆冷水,黄国仑酒都要被吓醒了。

    这尼玛是个神经病司机啊!

    看王师傅唱的十分疯狂,黄国仑也不敢打扰他的“雅兴”。

    就见这王师傅越唱越起劲,一边唱还一边喊:“朋友们,你们的掌声在哪里!”

    黄国仑被吓的正要给王师傅鼓掌时,王师傅居然自嗨的按了几声喇叭,自己给自己鼓起了掌!

    但这还不是最高朝。

    高朝是这家伙唱到最后大喊:“前面的朋友,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黄国仑正纳闷不知道该怎么让王师傅看到他的双手时,王师傅机智的启动了雨刷……刷……刷……刷……刷……

    黄国仑直接被暴击了……

    下车时他腿都快软了。

    等回到钟声胡同的老楼,黄国仑的心情才从惊悚中恢复平静。

    简单的洗了个澡,拖着疲乏的身子,他折床上就想睡觉。

    翻了几个身,却没睡着。

    他有点想黄桃。

    平时他都是陪着黄桃一起睡。

    这两天没守着黄桃,黄国仑心里还怪挂记黄桃的。

    毕竟亲生骨肉。

    虽然黄桃平时总惹他生气,但等真分开了,黄国仑还是会很想黄桃。

    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给他爷爷奶奶填乱。

    想到在电话里黄桃给客人们讲的《两只老虎》的故事,黄国仑猜这小子这周末肯定又做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现在应该睡了吧?

    有没有做美梦?

    他会不会又给自己笑醒呢?

    知子莫若父。

    懂桃莫若仑。

    黄国仑猜的半分不错。

    黄桃这时候正吹着鼻涕泡,爽爽的做美梦呢。

    这晚哄黄桃睡觉的阿姨,显然不了解黄桃热爱小动物已经热爱到了顿顿都有的程度。

    在睡前,她居然给黄桃讲了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

    于是这晚黄桃就做了个小蝌蚪找妈妈的美梦,等他梦里的小蝌蚪费尽千辛万苦的找到妈妈时,它们的妈妈已经给变成了微辣、中辣和变态辣三种口味的了……

    转天上午。

    黄国仑的生物钟终于被酒精给关掉了一回。

    他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

    醒了以后,就觉得脑袋里沉沉的,隐隐作痛。

    昨天喝的各种酒,在他身体里互相反应发酵出了让他很难受的后劲儿。

    这一整个上午黄国仑也没干什么正经事,录了几首歌,感觉不太好,他就歇着缓酒了。

    下午的时候,黄国仑实在想黄桃,就想提前去北郊别墅给黄桃接回来。

    打电话时,周老太让黄国仑把白瑶也给带上,但黄国仑觉得白瑶好不容易能有个踏实的周末,就不耽误人家的个人时间了。

    他决定自己过去接黄桃。

    正要出门。

    姚大军给黄国仑打过电话来了。

    姚大军被媳妇缴了小金库后,缺钱缺的心急,他昨天晚上就把车卖给朋友这事同他们老板讲了,他还帮黄国仑多砍下来两万,他们老板那边急于把辉腾出手,58万就准备转了。

    姚大军让黄国仑要是方便的话,今天下午就把钱给他打过去,赶紧把这事落挺。

    黄国仑手边正好有张工行的卡,里面有70万,是之前一哥们儿还他钱给他打过来的。

    他的理财账户在民生,他平时不怎么使工行。

    这钱对他来说是个小数,他就扔工行卡里了,一直没来得及往理财账户里转呢。

    现在姚大军着急用钱,他就把这卡里的钱给姚大军转过去好了,让那家伙心里踏实踏实,省得他老怕夜长梦多。

    收拾好东西,带上那张工行卡,黄国仑奔了他们家小区门口的工行,准备在atm机上转完账以后就开车去北郊别墅接黄桃。

    这天下午来工行办理个人存储业务的人不多,但atm机那有两队人在排队等。

    黄国仑守秩序的过去排队了。

    他排的这队最前面的两口子,是他们小区里的邻居——居委会的马大姐和她老公老李。

    轮到这两口子去取钱了。

    就见马大姐对老李说:“我要输密码了,你起开点!”

    老李听话的退到了一边。

    黄国仑看的自觉好笑,心想说这马大姐不光在居委会里强势,在家里也很强势啊,账全是她管的。这路数和姚大军媳妇一样一样的,看来中国的媳妇们都爱管账。

    黄国仑的耳朵贼好,听到输入密码反馈的“滴滴滴”三声之后,马大姐突然转身了,对老李讲:“好了,我输完了,该你输后三位了”

    哎呦,我去!黄国仑眼前一亮,没想到马大姐竟然没完全管他们家的钱,而是和老李头互相制约,互相监督,一人输三个密码,不一起来取钱,谁都取不走!这招儿高!

    但让黄国仑再次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老李来到atm机前,偷偷的按了三次退格键,然后很迅速输了六位密码,把钱给取出来了。

    所有的声音都没逃过黄国仑的耳朵。

    黄国仑简直要惊呆了!

    这可真是女高一尺,男高一丈啊!

    老李平时看着嘻嘻哈哈的,没想到还挺鸡贼,居然给马大姐这么强势的人忽悠住了。

    然而,好戏还没结束。

    就见老李把钱取出来交到马大姐手上后,马大姐直接拿这一沓钱甩老李的脸:“小样,你还给我加特技啊!你当我耳朵是聋的嘛!别人输六位密码,你输九位!我已经注意你好几次了,你以为你能一直骗我吗!”

    黄国仑再次被这对老夫妻的智商给震惊了。

    马大姐果然是强人!

    给老李的小伎俩识破了有木有!

    老李被马大姐甩蒙了,支支吾吾的耳根子很快就红了。

    马大姐不依不饶的叫着:“我上次输520,这次输748,还有一次输的369!你这样都能把钱取出来,你太牛了你!你赶紧给我老实交代,密码到底是什么!不说我今天就把你给废了!”

    老李被围观群众笑的脸胀得像个紫茄子,但迫于马大姐的威势,他不敢再耍花活儿了,战战兢兢的吐出了六位数字密码:“438438……”

    “噗!”

    排队的人都被逗喷了。

    眼瞅着马大姐的脸就绿了,马上就要变身成暴走绿巨人模式,黄国仑赶紧撤离了这个是非之地,就不跟这浪费时间了,换个atm去转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