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歌星 > 第32章 赠人玫瑰

第32章 赠人玫瑰

    黄国仑用这首昂扬向上的《生来倔强》,摧枯拉朽的征服了张亮三人。

    但黄国仑的主旨并不是征服这三个和他没太大关系的年轻人,也不是要对他们进行一味的爱国主义教育。

    他是希望能用这样一首歌激励到这些新时代的年轻人。

    鲁迅先生曾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不必等候炬火,不代表这世界上没有炬火。

    有时候,音乐就是一把炬火,可以燃烧人心底潜在的力量。

    譬如这首歌,就像寒冬里的一簇火苗,茫海上的一盏灯塔,它的出现,并不能实质性的改变什么,却能照亮人们心中那份倔强的力量。

    即使受挫,也不要轻易屈服,因为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每一个年轻人,都应该不辍努力的闯下去。

    受到这首歌的激励和感染,张亮三人此后一周,废寝忘食的练起了这首《生来倔强》,早晚不歇,日夜不辍,热血沸腾!

    他们立志要在靠这首歌在校庆汇演上大放异彩!

    黄国仑也十分尽责的做好了辅导的工作。

    每天中午他都会把三个学生叫到音乐教室对他们进行一个小时的特训,逐字逐句的教三个学生该怎么把这首歌唱好。

    他还亲自为三个学生录好了这首歌的所有伴奏配器。

    看三个学生的嗓子有点哑,他还自掏腰包为三个学生买了最好的润喉药,几乎将所有后勤工作都做得尽善尽美,只为让这三个学生能以最好的状态来为校庆献礼。

    虽然这一周,黄国仑像打了鸡血一样工作热情空前的高涨,但他仍不像孟晓云老师那么豁得出去——每晚都会陪那些特长生练到八九点钟才离校。

    孟晓云辅导的几个节目是这次校庆汇演里的重头戏,甚至可以说是他们学校的面子,校领导十分重视。

    看到孟晓云每晚都会陪学生练到这么晚才离校,校领导们自然对孟晓云极为满意,未来有升职晋升的机会,他们肯定会更多的考虑孟晓云,而不是黄国仑这个每天踩着下班铃离开学校的啷当老师。

    虽然黄国仑家在教育圈算是很有背景了,但黄国仑这种混日子的工作态度,真心不受领导的待见。

    黄国仑这也是没办法,他也想晚上下班后多加会儿班,给刘关张组合多辅导辅导,但一想到家里那个无敌淘气的儿子只被他奶奶一个人带着,他就特别不放心。

    所以他晚上从来不加班,从来都是第一时间赶回家和黄桃“战斗”。

    现在有白瑶帮他分担了一些和黄桃战斗的工作,黄国仑还算轻松点,但白瑶这边也有录音的工作要他抓,黄国昆天天都催着要片尾曲的事,黄国仑分身乏术,实在顾不了学校里的事了,下班时间,他还是想多做一做他自己的事。

    这周连续五天,白瑶每天晚上都在紫星府和黄国仑一起照顾黄桃,并录唱。

    在棚内,白瑶的演唱水平有了明显的进步,但离黄国仑想要的效果还有比较大的差距。

    但白瑶认真、专业的学习态度,以及阶段性的进步,都让黄国仑看到了很大的成功希望。

    凭白瑶这个进步的速度,再录一个礼拜,怎么着也能录出可以混音的版本了。

    到时候让白瑶多录几轨,黄国仑用软件一点一点的把白瑶唱的好的地方拼接在一起,最后应该能出来一个比较完美的版本。

    以白瑶目前的水平,要让她像那些以唱功见长的老牌歌手那样一气呵成的唱出一轨完美的不用修音的demo,根本不可能。

    就算白瑶学东西很快,天生乐感也很好,她要想唱到这种一轨过的境界,没个几年的专业磨炼也别想做到。

    对于白瑶录音这事,黄国仑一直有在盯,但临近周末了,学校要布置校庆会场,有很多事要忙,黄国仑被勒令必须来加班工作,他这周末只能牺牲个人时间先忙学校的事了。

    周六这天早上,黄国仑准备开车给白瑶和黄桃送去北郊的别墅,之后再开车返回来去学校加班。

    因为家里有事,周老太太前一天已经提前回北郊别墅了,她走之前特别叮嘱了黄国仑,让他周末务必把黄桃和白瑶一起送去北郊别墅。

    和白瑶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周老太特别喜欢这位女学霸,尤其是看到白瑶能管住黄桃,还能身体力行、潜移默化的传授给黄桃很多有用的知识,周老太对白瑶就更是爱戴有加了。

    白瑶本来不好意思去黄国仑家别墅和黄国仑家的长辈们一起过周末。

    从小就没有爹妈,只有一个爷爷照顾,所以白瑶对家人这个概念并不是深刻。

    她甚至有些抵触那种特别浓厚的亲情,每每看到别人家阖家团圆,幸福美满,她心里就会隐隐的难过和受挫。

    但因为领薪接受了做黄桃家教的这个工作,黄国仑待她又非常的亲切和蔼,白瑶没法推辞去北郊别墅接触黄家更多的长辈和亲人,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去感受别人家的亲情了。

    听说要在北郊别墅住一晚,珍惜时间,白瑶准备带上一些大学数学专业的课本,去那边抽空精修一下大学数学的专业课程。

    其实她早就在学本科数学专业的教材了。

    中学的数学对她来说实在太简单了,她初中时就把高中数学全都学完了。

    现在她抽空学的都是大学数学,像什么《线性代数》、《解析几何》、《实变函数》、《常微分方程》、《傅立叶级数和偏微分方程》、《泛函分析》什么的她都学完了。

    她现在开始研习数学系大三大四的课程了。

    她希望自己能快一点把这些都学完,争取在今年年底前,就把本科数学专业的所有课程都学透,这样她就有能力为那些大学生代笔写毕业论文了。

    要知道,大学数学系的毕业论文,网上售卖的价格是非常贵的!一篇优秀的有可能在相关杂志上发表的数学论文,能卖出上万块甚至更高的价格!

    白瑶这么苦学数学,不为别的,就是想快点卖论文赚钱,早点给她爷爷安葬。

    过去这一整年,白瑶一直在打工赚钱,她打过很多不同种类的工,其中最赚钱的就是唱歌了,但最好的时候每周也不过就挣七八百块钱,还要搭进去很多排练的时间。

    攒了一年多的钱,她只攒了三万多块钱,距离给爷爷买十万的墓地还相差甚远。

    不过现在课余时间比较充裕了,在照顾黄桃的同时,她可以抽出大量时间来研究数学课程,等把大学数学修成正果后,她就可以靠卖数学论文迅速敛财了,争取在明年的大学毕业季之前,赚够给爷爷买墓地的钱。

    “爷爷,您就再忍忍吧,我会给您买一座最好的阴宅,到时候让您在下面踏踏实实的享福……”

    就在白瑶在楼上整理收拾各种数学教材时,黄国仑已经带着黄桃先出门了,来到了白瑶住的楼下等着白瑶。

    这对父子一直在钟声胡同住,对于钟声胡同里这些街坊邻居都算比较熟悉。

    这时就见有几个6号的小朋友在花坛旁边玩耍呢。

    黄国仑让黄桃去和相识的邻居小朋友去玩会儿,他要给黄国昆打个电话聊聊配乐的进度。

    黄桃拿着奶奶新给他买的变形金刚,走向了一个正在玩铅球的小胖子。

    这小胖子比黄桃大两岁,已经上小学了,是6号楼李大妈家的孙子,外号“二胖”。

    黄桃打着招呼朝二胖走了过去:“二胖哥,你一个人玩呐?”

    看到黄桃手里的变形金刚,二胖眼神一下就变直了,极度羡慕,目不转睛的盯着变形金刚问黄桃:“桃子,你又新买玩具啦?”

    “是啊,我奶奶刚给我买的,最新款的威震天!”

    黄桃炫耀般的在二胖面前耍起了变形金刚。

    “真酷!能变形吗?”

    “当然能了!不能变形的那能叫变形金刚吗!”

    一双小胖手灵活如飞,黄桃给二胖演示了这个变形金刚怎么变形。

    二胖看的望眼欲穿,哈喇子都要留下来了,问黄桃:“给我玩玩行吗?”

    这是刚买的玩具,黄桃有些爱不释手,皱着小粗眉说:“这是新的,你再给我玩坏了。你还是玩你自己的吧。”

    “我没有变形金刚。”

    “那让你爸给你买啊。”

    “我爸不给我买。”

    “你爸为什么不给你买啊?”

    “我爸说要把旧玩具玩坏了才给我买新的。”

    “那你就赶紧把你的旧玩具玩坏了啊!”黄桃给二胖出馊主意。

    二胖一听这话,“哇”的就哭了,举起已经被他摔了无数次、表面坑坑洼洼的铅球,说:“这个大铁球就是我的旧玩具,我已经玩了三年多了还没玩坏呢。”

    黄桃惊了:“你爸真鸡贼!”

    “桃子,你快教教我,要怎么把这个大铁球玩坏啊?”

    黄桃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好辄来,悲剧的告诉二胖:“这铁球……好像玩不坏。”

    “哇!”

    一听这话,二胖哭的更厉害了。

    “唉!”

    极富同情心的叹了口气,看看手里的变形金刚,再看看苦哈哈的二胖,黄桃咬着牙把变形金刚递向二胖,把小胖脸往后一扭,紧闭着眼说:“二胖哥,这威震天我送你了!我爷爷说过,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你拿到后,赶紧从我面前消失!不要让我闻到香味,要不我该反悔要回来了!”

    不等黄桃说完,二胖“嗖”的抓起变形金刚就跑,连铅球都顾不上拿了。

    跑远后才惊喜万分的谢黄桃:“谢谢啦桃子!等我有钱了请你吃袋儿淋!”

    北冰洋出的袋儿淋,是京城小孩眼里的冰激凌之王,其粉红的颜色会让孩子们联想出任何美味的水果,比如草莓、樱桃、葡萄……夹着奶香、水果香,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感觉不到的。

    想到袋儿淋,黄桃闭着眼吞了口口水,直到听不到二胖的声音了,才偷偷睁开眼。

    看看地上的铅球,再看看刚刚还拿着变形金刚的小胖手,黄桃真有一种被人抢了肉的感觉,心疼啊!

    不过很快,他就看着那铅球开心的笑了,不再想郁闷的事了。

    别看小小年纪,黄桃活的却特别通透。

    在他看来,人就像一个容器,快乐的心情多了,郁闷的心情自然就会少。

    他不想当郁闷的人,所以他时时刻刻都要自己快乐的笑。

    用脚底踢开坑二胖的铅球,黄桃不想变形金刚的事了,又跑去旁边看一个小哥哥和一个小妹妹下象棋。

    黄国仑打过电话走过来了,他刚刚看到了黄桃把变形金刚送给二胖的义举,赞许的摸了摸黄桃的后脑勺,对这事就不再提了,以免黄桃心疼。

    “走吧,我给你买根冰棍去。”黄国仑今天法外开恩,准备犒赏一下黄桃。

    黄桃却被吓了一跳,惊惶的问黄国仑:“你干什么坏事了?为什么要贿赂我?你别告诉我你又偷吃我的蛋糕了!”

    “我偷吃你的蛋糕干嘛啊?这倒霉孩子!”

    见邻居都在看他,黄国仑尴尬极了,低声告诉黄桃:“我就是奖赏一根冰棍,你不吃算了。”

    “吃吃吃吃吃吃!我要吃袋儿淋!”

    黄桃兴奋的拉着黄国仑大手要去买冰激凌,一刻都不能耽搁。

    “你真够得寸进尺的。”

    笑着噌了黄桃一句,黄国仑带着黄桃去买冰激凌了。

    等买回来,黄桃提着一大粉袋的袋儿淋,边吃边往花坛边走,要去继续看那个小哥哥和小姐姐下象棋。

    黄国仑给他拦住了:“你别去看了,他们不会下,你学不到东西的。那个小哥哥可能还会下点,知道马走日,象走田。但那小妹妹根本就是瞎走,想走哪走哪。”

    黄桃突然意味深长的扬了黄国仑一眼,叹气说:“唉,你以为我是看他们下棋吗?我是看那小哥哥怎么哄小妹妹玩。人家五岁小哥哥都懂的道理,你怎么三十多了还不懂涅?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给我找不到新妈妈了,你根本就不懂哄女孩子开心。”

    “就你懂!”

    黄国仑被说的很无语,轻轻敲了黄桃脑袋一下。

    黄桃一本正经的讲:“我应该,比你懂。看在你给我买袋儿淋的份上,我今天就交你一招怎么哄女孩子开心吧。”

    正这时,白瑶斜跨着帆布的书包从单元口里走出来了。

    黄桃甩给黄国仑一句:“你学着点儿啊!”

    拎着一大袋子冰激凌,屁颠屁颠的跑向了白瑶。